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青春期催眠 1
青春期催眠 1
 一、催眠 伴随着响彻校园的铃声,原本寂静的教室瞬间被吵闹声所充斥。结束了长达45分钟自习的学生们纷纷起身拿起早已收拾好的书包。相熟的同学相互交流周末的安排,或是结伴离开,或是相互道别。 而我只是默默地旁观着这一切。当身旁的同桌已经和几个要好的朋友离开教室的时候,我才将铅笔盒的盖子盖上,开始整理书包。 等我收拾好站起来的时候,教室里基本只剩下那些负责打扫卫生的值日生聚在一起聊天了。 当看到我也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似乎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便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去年这个时候,我至少还有一个可以和我一起回去的同伴。之所以说是同伴,而不是朋友,是因为我们真的只是因为住得近而选择一起走。这种关系从未发展成友谊,如果一方因为值日之类的原因留下来,另一方也不会延长自己的在校时间。仅仅是一起回去的同伴,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 然而这种关系也终于在分班后走到了尽头。失去了同一班级这一纽带,我们两个就再也没联系过。因此我也不得不每日独自一人踏上归途。 就结论上来讲,这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区别。毕竟即使是两个人一起走,其实我们也不怎么交谈。 前段时间有一本轻小说,叫做《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就和里面的男主角一样,我孤僻,没有朋友,同时对周围发生的一切冷眼旁观。因此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为了抢救一只狗而被车撞的话,自己是不是也能得到女生的青睐呢。 当然是开玩笑的,毕竟我永远不会为了他人而让自己受伤,无论是身体还是内心,也许这才是我和书中角色的本质区别,也许这才是我永远不会有所谓青春恋爱物语的原因。 总而言之,我就自己一个人回到了谁都不在的家里。是的,谁都不在,也永远不会在家里等着我归来。 如果有一个心理学家在这里,他一定会说双亲的早亡是导致我现在这幅样子的原因。不过真的是这样么?我不清楚,感觉我的性格生来就是如此吧。 不过我也不会为了现在这种状况而去责怪任何人,一方面,毕竟这种孤独的感觉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另一方面,我也有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所以孤独并不会使我困扰。 就和往常一样,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也算是没有双亲的好处吧,我可以把那个网址的快捷方式堂而皇之地放在桌面上,这更方便我直接进入自己的世界。 唔,只属于我的世界,真是漂亮的说法,虽然实际上这个世界并不怎么漂亮。 具体的来说,也就是黄色网站。 如果一个高中生被父母发现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黄色网站,想必下场会相当惨。而如果更进一步,被发现这个高中生不止是在浏览,同时也创作了其中一部分不雅文学的话,我真的不知道他的下场会怎么样。 幸好我不用担心这种事,所以我可以放心大胆地点进自己的帖子,光明正大地浏览其他人对我的评论。 就和以往一样,这篇小说并没有引起太多的点击和回复。我想这是由于自己的题材实在过于小众化了。 催眠文,这是我从开始接触就深深沉迷,无法自拔的领域。当我看完了网上大部分有关催眠的色情小说,而又无法再找到更多足够优秀的小说时,我萌生了由自己创作一篇催眠文的想法。 时下流行的那种手枪文实在无法引起我的共鸣,我一直致力于让文章的内容和角色更加深刻。不过就点击量来看,我这一次的创作依旧是失败的。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厌其烦地回复每一个评论,有时候我也不禁自嘲,如果学习的时候能拿出这样的干劲,我的成绩也不至于这么糟糕了吧。 就在我逐条浏览这些评论的时候,一条奇怪的评论跳入我的眼球,「本文对催眠的理解和使用都非常到位,只是可以看出作者缺少一些催眠的实践经验,因此略显不足。给作者大大的邮箱放了一些东西,希望可以帮助你写出更好的催眠文。」额,关于催眠的实践经验,到底哪里有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啊? 出于好奇心,我看了一下论坛的消息箱,又看了一下在论坛注册时用的邮箱,不过两者都是空的。 因此,我也就把这个评论当做某种恶作剧而抛之脑后,继续浏览剩下的评论。 我做梦也不会想这条简短的评论以及其意义会对我之后的人生造成多么巨大的影响。 周末总是愉快而短暂的,我想这一点对全世界所有学生都一样。 在过了两天日夜颠倒的生活后,我久违地早早起床,出发去学校。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从来没有迟到或者缺席记录的。 在路过自家的信箱时,之前看过的那条评突然鬼使神差地在脑海中冒出来。 理智告诉我,姑且不论我的个人信息是如何泄露出去的,这年头儿总不可能真有人会寄个东西过来吧。 不过在很多时候,人的行为是不受理智所控制的。这一刻,我深深体会到了人类的劣根性。 抱着看一眼也不会花多少时间的心态,我久违地打开了尘封已久的信箱。 同时也打开了一扇也许不应该被打开的大门。 「全自动强制催眠指令导入仪v2。78?」看着眼前这个包装盒上写着的大字,我实在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 在拿到这个东西之后,已经过了半天。虽然第一反应是想把它马上扔到边上的垃圾箱里,但是果然还是在意的不得了,最后也就留了下来。 之后我当然也试着用网络去调查了一下,但是最后毫无收获。 这个的包装上虽然写着产地,生产厂家,专利号,甚至还有iso质量认证标志。但是稍加调查,就会发现全部都是假的。话说居然连产地都是虚构出来的,这根本已经不是造假的程度,而是恶意卖萌吧。 一般到了这种程度,大部分人都会把它当做恶作剧而置之不理了吧。然而有一点让我始终非常在意。 既没有途径邮局,也不是通过快递,这东西只可能是被某人直接放进我家信箱的。真的有人会为了向一个陌生人做恶作剧而专门跑一趟么?即使是在同一个城市中,这也实在过于大费周章了。 另外,我之所以能肯定是陌生人做的,是因为在我之前的十六年人生中,绝对不存在这样一个关系好到会向我做这种恶作剧的人。 再说说包装里面的东西,如果一定要我来描述的话,就是一个装着类似闪光灯的黑色塑料棒,从上到下只在背面有一个按钮。 按照附带的说明书上的说明,只要将那个闪光灯一样的东西对准目标的眼睛然后按下按钮,目标就会陷入最长二十秒的无意识状态。而目标在这段时间里听到的所有话,都会被当做指令深深地记在潜意识的深处。 如果上面的话可以当真,那这东西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我这种催眠爱好者的梦想了。 不得不承认,不扔掉它多少也包含着我希望这玩意儿是真的这种心情在里面。 正如某人所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照现在的状况来看,只有真的用用看才能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催眠功能。 如果只是催眠自己的话,我倒也不是不能冒险在自己身上实验一下。但按照说明书所说「本产品的功能仅针对女性,由其他使用方法造成的问题,本公司一概不负责任」,这句话真的让人非常犹豫要不要在自己身上做实验。 话说连公司名都是编出来的话,到底找谁来负责啊? 咦,你说为什么不能找个女生来实验呢? 开玩笑吧,没有存在感被大家无视也就算了,被当成奇怪的人而被指指点点还是请容我拒绝。比起相信全自动强制催眠指令导入仪v2。78这种有着奇怪名字的装置,我还是更在乎自己未来两年平稳的高中生活。 而就在我苦思冥想,纠结万分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当时那种心惊胆战的心情实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勉强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上课看小说被老师抓到的感觉乘以十吧。 总之我就是处于这么一种非常惶恐的状态,差点连手上拿的全自动强制催眠指令导入仪v2。78都没拿住。 唔,每次都要说一遍「全自动强制催眠指令导入仪v2。78」好像略蛋疼,以后就简称「催眠仪」吧。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先把手上的催眠仪放到裤子口袋里,然后才将头以尽量正常的速度转过去。 「原来是学姐啊,别吓我嘛。」没错,现在这个转到我面前的女生就是我在高中期间认识的唯一一名班级外的人,高三的学姐,聂欣。 老实说,连我自己都对这个事实感到惊讶,居然会认识同年级,不,应该说同班级之外的人真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 不过这大概也是聂欣学姐的性格使然。 一般来说,赶路的时候撞到别人,最多在离开的时候道个歉吧。也就只有她会在事后专门找到我所在的班级,然后跑来道歉。 之后又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总之成了在学校里见面会打招呼的关系,当然仅仅也就只是这种关系罢了。 「看你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就过来看看啦。你在干什么?」对于这个疑问,我只能摸摸脑袋试着蒙混过去,「哈哈,也没干什么啦,午休一个人没什么事干,就出来逛逛嘛。」「出来逛逛?真是可疑啊……张奕同学……据我所知,你可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离开自己座位的啊。还有啊,刚刚你手里是不是拿了什么东西呢?」看着眼前学姐的笑脸,我不仅诅咒起她高达5。1的视力,「没什么啦,不是什么值得一看的东西。」不过我苍白的解释貌似起了反作用,反而把学姐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唔,居然不让我看,真可疑,难道你带了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来学校?」看到几乎就要扑上来翻我口袋的学姐,我不禁叹了口气,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不把事情搞清楚,她是绝对不会罢手的。就像撞到我那次,为了找到我,她真的是一个班一个班得找过来的。 那么我眼前就只有两个选择了,第一是让她从我口袋里把催眠仪连带包装盒搜出来,第二则是我自己把催眠仪拿出来,但是把包装盒留在口袋里。仔细想想,这个催眠仪光看外表,确实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好吧好吧,给你看就是啦。」听到这句话,学姐马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这才乖嘛,小奕……作为惩罚,就……」「咦!给你看也要受惩罚么?」「当然啦,一开始居然敢欺骗伟大的学姐,只是惩罚都是轻的了。」说完她还乘势敲了下我的脑袋。 「让我想想,那就惩罚你放学来看我们体训队的比赛吧。」听到是这种惩罚,我不禁送了口气,这个学姐有时候真的会想出些非常非常恐怖的惩罚的。 顺带说一句,学姐不仅是体训队的一员,而且还是学校女子短跑记录的保持者。也就是说,想从她身边逃走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今天有比赛么?」被叫去看她的比赛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那一般都是相当大的比赛,就算是我也会有所耳闻的程度。 学姐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为了下周区运动会举行的校内选拔赛啦。」「唔,那岂不是毫无悬念,一点意思都没有,其他人肯定会被你碾压的。」「才不是那么简单类,高一新进来的几个孩子都很厉害的,而且最近我老不在状态,好久没有跑出最佳成绩了。所以你一定要来给我看哦,知道了没?观众多,我才能发挥好。」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今天放学后大概只能去看了吧。 不过我的目的也达到了,之所以花时间来废话,最主要是为了能在口袋里把催眠仪从包装盒里拿出来。 尽量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我把催眠仪从口袋里拿了出来,「喏,就是这个东西。」学姐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催眠仪,还戳了戳上面的闪光灯,「什么嘛?这个东西干什么用的?」当她把眼睛凑近闪光灯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一件非常关键的事情,眼前的学姐不就是用来实验这个所谓催眠仪真实性最好的人选么? 抱着失败也没关系的心态,我轻轻地按下了催眠仪上的按钮。 随着催眠仪前端灯光的亮起,我的人生翻开了新的篇章。 作为一个催眠文的写手,我无数次幻想过催眠一个人的各种场景,然而这其中并不包括我眼前正在发生的这一切。 看着眼前学姐呆滞的目光,无论是理智还是情感,都在对我自己说,赶快松开那个按钮,然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就好了。 然而我的内心深处却给了我一个截然相反的提议,那是远远凌驾于理智与情感之上的,一种近乎本能的冲动。 刹那间,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在之前那么久都没想到过要拿学姐当实验人选,我想那大概并不是没想到,而是刻意回避了这个想法,因为我真的不想伤害学姐,伤害一直以来唯一一个对我如此温柔的人。因为我知道如果真的催眠了她,我绝对绝对没办法就这样简单地放手。 明明脑子里几乎成了一片浆糊,连思考都停滞了,但我的嘴巴还是一字一句地将之前构思好的指令说了出来,「当听到我对你说『亲爱的学姐『的时候,你会完全相信我说的所有话。」之前虽然不知道这个所谓催眠仪的真实性,但我还是好好思考过在短短20秒内,究竟下达怎样的指令才最有效。就算是场恶作剧,这个构思也可以用到我的小说里嘛,当时大概是这么想的。 在我构思几个的指令候选中,感觉这个应该是最强力的,就像是「我的愿望是满足我无数个愿望一样」,这种开挂一样的暗示到底能否生效,我心里也有点忐忑。 当我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也松开了催眠仪上的按钮。 光虽然消失了,但学姐却没有马上恢复正常,就在我开始担心的时候,她的双眼终于有了神采,「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看来她不记得闪光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啊,我斟酌了下字句,然后答道,「亲爱的学姐,这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哦,这样啊,那就不管它了。「这个每次都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学姐居然这么快就失去了兴趣,难道那条催眠指令真的生效了?看来需要再试探一下。 「亲爱的学姐,地球其实是方的。「听到这句话,学姐并没有答话,只是用略显奇怪的眼神盯着我。 就在我忐忑不安,准备说之前那句只是玩笑的时候,学姐开口道,「好像确实是方的,但你干嘛突然说起这个?」居然真的连这种常识性的东西都可以颠覆?我不禁感到一阵晕眩,随之而来的是恐惧,这个催眠仪恐怕是远远超出我想象的东西。绝对绝对不能被其他人知道这个秘密否则的话……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对了,现在先要把这个暗示取消掉,被人发现可能会有麻烦。 「亲爱的学姐,地球其实是圆的。「这一回学姐倒是马上反应过来,「对啊,确实是圆的,你今天怎么老说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啊?」再一次,我又开始犹豫起来。如果只是实验催眠仪性能的话,现在已经完全足够了,应该可以收手了,但是内心深处的渴求却又让我无法就这样转身离开。 看着沉默不语的我,学姐最后又强调了一遍,「总之放学以后一定要来看哦,要是因为你没来看而让我输掉的话,绝对饶不了你。」「唔,总觉得你这句话的因果关系好像非常有问题的样子。」「有意见么?输了的话,有可能会影响我的保送资格的诶,惩罚你一下算轻的了。」对此,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一句,「问题不在这里吧。」但是学姐的话让我想到了一件事,如果是为了学姐的话,那么催眠她也是可以的吧。这个借口仿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的理智与情感彻底被本能的渴求所制服。 得益于常年沉溺催眠文的经历,不需要怎么思考,我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呐,亲爱的学姐,我有一种能力可以大幅度提高人的体能。」本来准备离开的学姐听到这句话,感觉兴奋得眼睛都发亮了,「居然有这种东西!快告诉我。」「这个能力只有我能用,需要我对你用么?」「那还用说么,快点啊。」「好吧,亲爱的学姐,接下来我做的事只是单纯为了使用这个能力,千万不要反抗,否则不但没法提高体能,还有可能反而降低你的体能。」「恩恩,我知道啦,快点开始啊。「「那么先闭上眼睛。「学姐乖乖地把眼睛闭上。 仔细看看,如果学姐安静下来,绝对称得上美女。对她做这种事真的好么? 我放弃了思考,遵从本能的渴求将脸凑了上去。 当双唇触碰的时候,我可以明显感受到学姐身体颤抖了一下,但大概是我之前的指令生效了,她并没有没有抵抗,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不需要说明,这显然是我第一次接吻,完全没有任何接吻技巧,只是单纯把我的嘴压在学姐丰润的双唇上。 那是一种我无法叙述的感受,就肉体感官而言,就只有双唇传来的柔软触感,和鼻子里闻到的淡淡幽香,这种程度远远谈不上快感。但就是这些东西让我的大脑变得仿佛一片空白,被狂跳不已的心跳声所充斥,甚至连我内心中那条野兽的呼唤也被听不到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紧紧抱住了学姐,但也只是这样而已。我搞不清楚自己原本到底想做到什么地步,但是真正清醒以后,我才想起来自己还在学校里,而且也不是多僻静的地方,可谓是随时都可能有人路过。虽然学校并没有把禁止恋爱写到校规上,但是现在这种样子被发现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想到这里,不管是色心,还是其他什么,我心中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下全都冷却了,同时也马上放开了怀中学姐的身体。 过了一会儿,学姐试探着问道:「这样就好了么?」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冲,我也稍稍冷静了下来。刚刚只是鬼迷心窍,不可以再做什么了,我不断地这样告诫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