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至高侍奉女仆真晨的场合】(04)作者:kkmanlg
【至高侍奉女仆真晨的场合】(04)作者:kkmanlg
字数:11553


             第四章跟女仆求婚

  我从仓库被放出来的日子,是打破盆栽的三天后。

  可以这么早获得释放,是执事副岛努力说服祖父的缘故。

  出来之后,过去跟祖父道歉,只换来一句『……可别想弄垮澳岚家』。
  这么说也太夸张了,但我也只能恭敬低头。

  盆栽的问题应该结束了──

  「……最近都没看到日向女士啊……」

  监禁的那段日子,她每天都有拿食物过来──但获得自由之后过了几天,都没跟她说到话。

  以前明明很积极夜袭,现在跟我碰面就立刻脸红逃走。

  躲到走廊角落或阴影处,红着脸偷偷观察我。

  如果我是超人或运动明星,这种行为倒还可以接受。

  但住在这个家里,却都无法跟真晨碰到面。

  (……这样下去,暑假就结束了……)

  好不容易跟喜欢的女孩子告白了,却比起单恋的那段期间更躲我,无法有什么进展,让我很焦躁。

  「……好,这么做吧。」

  我握紧拳头,准备让关系有所进展。

  我从仓库出来,一个星期后。

  我穿上很不习惯的西装,站在超高级饭店的大厅。

  「哇~真正的水晶灯~」

  身边则是换了礼服的真晨,睁大眼睛看着大厅的豪华装饰。

  (看起来很高兴啊。)

  看着恋人的天真模样,我瞇起眼睛。

  为了在家也能跟她自然聊天,我提出约会的要求。

  这实在很辛苦。

  首先,光是向她传达心意,就很麻烦了。

  如果我靠近过去,原本就很有体力的真晨,会一溜眼逃走,我根本追不上。
  没办法,只好询问佐喜女士,埋伏在真晨预备打扫的房间里,才成功让她答应约会。

  「喵哈哈?可以用客人的身分来这里,一直是我的梦想呢?」

  约会的地方,是她以前希望可以就职的超高级饭店。

  这也是佐喜女士包打听的情报,听说真晨一直很想来这种地方吃饭。

  所以,最好约她来这里。可是──

  「……我不配去那种聚集社交名媛的地方。」

  「……而且我没有适合的衣服。」

  她皱着脸。

  不过,她现在穿着红色礼服,『不穿上的话,就等於把钱浪费掉了』用金钱的力量,硬让真晨点头。

  (不过……零用钱几乎花光了……)

  我是澳岚家的继承人,零用钱也比一般人更多。

  但我没什么想要的东西,零用钱几乎都存起来,最后投注在这一次约会了。
  「那么,该去上面的店了吧。」

  我紧紧握住藏在口袋里的『小箱子』,带着一直探头探脑看周围的真晨,走向电梯。

  「啊……是、是的。」

  她的脸蛋瞬间回过神来,立刻变红缩起肩膀。

  接着战战兢兢开口。

  「……讨、讨厌……现在……我看起来肯定很穷酸呢。」

  「是吗?你多心了。」

  「嗯~~……觉得很不自在啊。」

  明明刚刚还很兴奋看着豪华摆设,现在却快哭了。

  感情起伏很剧烈,有着让人看不腻的可爱外貌,所以伤心时也得快点安慰她。
  「没那种事。对了,看看那里。」

  我用眼神示意她看向旁边的一面镜子。

  「现在的日向女士,谁来看都觉得是一位大家闺秀啊。」

  就跟我说的一样,穿着红色礼服的真晨,比那些站在大厅里的女人都更美丽。
  证据就是大半的男性视线,都偷偷朝真晨看过来,连站在前面的饭店经理,也不时在偷看真晨。

  「而且,我才更不适合穿西装吧,简直是小孩在参加七五三了。」

  我双手开开,转了个圈。

  真晨看了之后,『讨厌~少主真是的~』脸上恢复笑容了。

  「总觉得……我好像在做梦呢,我一直想跟自己喜欢的人,来到这个憧憬的地方……」

  她用深有感慨的表情,看着在镜子里面的自己后,握住我的手。

  「呐、少主……可以拜託一件事吗?」

  「什么?」

  「希望……少主不要用姓氏称呼我……可以喊我的名字。」

  「……啊。」

  这么说来,自从两情相悦后,独处时间她都是喊『夕佑』,而不是『少主』。
  「呃……那就……」

  我抓抓脸颊后,原本看着镜子的视线,转向真晨。

  「……呜!」

  可是,真晨一身礼服的压倒性美貌,让我再次吞了口水。

  不只美丽。

  她还有着大小姐天生的、某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气质。

  「呃……」

  连我这个真正的有钱人,都被震住了──没办法随口喊出美少女的名字。
  (而且,我从未直接喊过女生的名字啊。)

  毕竟我一直都是读男校。

  「比、比起这个,我们快点去搭电梯吧,快到餐厅的预约时间了。」

  「啊!真是的~」

  我脸红走开,恋人嘟起脸颊追在后面。

  「呜!」

  这种嘟起脸颊的表情也很可爱,让我更无法喊出她的名字了。

  在最高级的法国餐厅吃完饭。

  说有想让真晨看的东西,带她到饭店最上层预约好的房间。

  「哇~?好漂亮~?」

  真晨看见一望无际的夜景,像个小孩那样兴奋喊着。

  大楼灯火、路灯跟车子的光芒,看起来有如一幅画。

  真晨的好奇心很旺盛,很快就轻轻拉起礼服裙摆,往窗户小跑步过去。
  我紧紧握住口袋里的小盒子,走在恋人后面。

  「少主、来看来看!车子变得好小呢!」

  她额头贴着大片落地窗,像个来远足的小孩,一脸天真指着道路。

  「就像是车子的缩小模型啊。」

  我站在真晨身边看着,她再次『喵哈哈~?』喘气。

  「好幸福……吃完这么美味的料理之后……还能看见这么美丽的景色……」
  真晨细细体会的姿态,让我胸口一阵发热。

  在孤儿院长大,一直希望过着有钱生活的真晨,我想实现她的梦想。

  「太好了。你很高兴啊。」

  「当然高兴啊~因为这是真正的大饭店呢。」

  「那个……想让日向女士看的东西,不是这片夜景。」

  「喵?」

  原本视线一直盯着窗外的真晨,用讶异表情看过来。

  我感觉心跳很快,慢慢从口袋里拿出小盒子。

  真晨立刻就发觉这是什么,双手遮着嘴巴。

  「那、那个……真、真……」

  说不太出来。深呼吸几次后,就算表情很紧绷,我还是慢慢开口了。

  「……真晨。」

  真晨很惊讶,又很高兴。

  女仆听到我第一次喊出她名字的瞬间,双手遮着嘴唇,眼睛大大睁开,流下大颗泪珠。

  「真晨至今怀抱的梦想,我想替你实现……所以,希望往后我们两人一起看见新梦想。」

  我只说到这里,把小盒子慢慢打开拿给她。

  「虽然可能太快了……但当我成为一个男人之后……请你跟我结婚。」
  小盒子里的钻石戒指──订婚戒指闪闪发亮。

  这是我把零用钱几乎砸下去买来的戒指。

  而且我做好觉悟了。

  至今我身为澳岚家的继承人,金钱支配很自由。

  可以实现女仆的愿望,让她过着奢侈生活。

  至少这个订婚戒指,要用自己的钱来买。

  虽然无法把我们至今两人的贫富差距消除,但可以当个全新开始。

  下一枚结婚戒指,我要用自己赚到的钱来买。

  「……那、那个……我……真的可以吗?」

  看着订婚戒指,真晨挤出哭声询问。

  「当然。否则我为什么要求婚?」

  「……我比少主年长喔?」

  「又没关系。」

  「可、可是……我是为了钓金龟婿……才诱惑少主……是个肤浅的女人喔?」
  「没那回事。以真晨的出身,想嫁给有钱人是很正常的。而且,你是在诱惑我,舒服的人也我啊。」

  我这么说,真晨对自己以前的行为有着罪恶感吧。

  看着订婚戒指的高兴泪眼,可以隐隐看见迷惘。

  这样下去不行,我立刻开口。

  「我也是个男人……那个……很期待结婚之后,可以跟妻子做很多色色的事……这一点上真晨做得没错,所以我才求婚的。这也是多亏了真晨啊。」

  为了稍微分担她的压力,我这么说,但也是真心话。

  真晨应该能体会到吧。

  「……少主好色。」

  她也浮现浅浅笑荣。

  我再次把小盒子拿过去,要她收下。

  真晨还是有些犹豫,但看见我用力点头后,她才伸出手。

  指头有些颤抖,再次浮现大颗泪珠。在她把戒指套到左手无名指后,泪水滑过脸颊。

  「嘿嘿嘿嘿嘿。明明这是我最希望少主给我的东西……因为我在哭,少主别一直看我喔。」

  她流着泪,露出可爱犬齿,可以看见以往的开朗笑容。

  这就是她的回答。

  但以我的个性,就算知道多此一举,还是要问个清楚。

  「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吗?」

  穿着礼服的恋人,愣了一下,『……喵哈哈』苦笑。

  接着重新端正姿态,对我慢慢点头。

  「嗯?我会等待少主变成真正的男人,到时候要娶我当新娘喔?」

  听到她回答的瞬间,我感动到全身颤抖。

  活着真是太好了。

  打从心底感动。接着──

  (你能活在这个世上,太好了。)

  对一直看着我的恋人──婚约对象这么想。

  「真晨?」

  「少主?」

  我们两人慢慢靠近,闭上眼睛,嘴唇自然重叠。

  「……呼啊?久违一次的亲亲?」

  自从两情相悦后,真晨突然变得很害羞,一直逃避。这是初体验之后的第一次亲吻。

  久违的嘴唇触感,水润柔软让我本能反应。

  「……嗯?嗯啊?不、不行?」

  回过神来,我已经用力抱住订婚对象,舌头伸进她的嘴里。

  今天的约会,就是要实现真晨的梦想。

  在最高级的饭店求婚,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预约这个房间也是。

  但我是个男人,真晨愿意接受求婚的感动,加上好久没接吻的兴奋,让我自然有了冲动。

  「…………不行?」

  「……因、因为……在这种地方……」

  「这里就是饭店吧?」

  至今一直都是在家里互干──我家就是真晨的职场──饭店反而是更有气氛的地方吧。

  「喵~~~~……可、可是。」

  「难道……是因为第一次……很痛?」

  「这、这个……不、不是的……那个……被少主看见我色色的地方,感觉很丢脸。」

  她脸红红招认了。丢脸两个字你还敢说啊?我很想吐槽,但女仆却似乎真的很害羞。

  (怎么办……?)

  我可以无视真晨的心情直接插入,但我办不到。

  结果,我只是用力抱着她,肉棒隔着礼服贴住,一动也不动了。

  此时,真晨偷偷看了我。

  扭扭捏捏好一阵子后──

  「…………可、可以喔。」

  「咦!?真的?」

  比我年长一岁的订婚对象,脸红点头。

  「……因、因为……少主跟我求婚了……很期待做色色的事吧?」

  我是否该说些什么,让她试着放松?──但这种时候,什么理由都行啦。看见订婚对象感到羞死人的模样,我用力点头。

  「相对的……可、可以拜託少主……一件事吗?」

  「什么?」

  老实说,零用钱都砸下去买钻戒了,如果要我再花钱的话──

  不过──我完全猜错真晨的要求了。

  「……要、要做的话……请少主好好做到最后……不、不能……射在外面……那个……最后……都要在里面……」

  「……咦?都要在里面……什么意思?」

  我一开始还听不太懂。

  可是,看见真晨脸红低头,双手手指在腰部前面转来转去,说了『今天……是……安全日』,让我会意过来。

  (就、就就就就就是说……要我中出的意思?)

  平常的话,就算说是安全日,我也没那个胆子中出。

  可是,难得听见真晨主动要求,让我更加亢奋。

  条件是第一次的中出──

  「喔喔喔!?」

  跟真晨初体验的回忆,鲜明复苏了。

  当时,如果能射在真晨的体内,到底会有多爽?

  这么一想,就无法抗拒体内射精的诱惑了。

  「我想中出!不过,还是不太好──啊!?」

  此时,我看见真晨在腰部前面转来转去的左手。

  无名指戴着我给她的订婚戒指。

  就是说,真晨决定嫁给我了。

  「我知道了!我会中出!」

  这个事实,让我决定体内射精。

  不会后悔。

  大声说要中出后,我隔着礼服抓住真晨的胸部。

  「嗯!?讨、讨厌!太突然了!」

  「……因为。」

  跟以前的立场完全相反。

  我抢先一步行动,让订婚对象很害羞。

  我用左手抱住她的细腰,在女仆无法逃走的状态下,右手继续揉她的丰满胸部。

  自己当初忍耐诱惑时,就算再怎么不愿意,视线还是会转向这对柔柔软软的特大号胸部。

  自从两情相悦后,就几乎没有摸过了,很想再摸一次。

  (还是一样很大!)

  手指张开也无法完全握住的分量,以及把手掌推开的弹性,依旧存在。
  太爽了。

  我已经充满欲望,这个触感却继续挑逗我。

  「呜呜……不、不行……这样摸的话……哈嗯、我……会喊出声音的……」
  真晨光是被我隔着礼服揉胸部,就开始喘气了。

  因为被我插过了,胸部比以前更挺,敏感度也提升了。

  「没问题。这个房间是完全隔音的,大声喊出来也不会有其他人听见。尽管爽吧。我想看见真晨可爱的模样。」

  我也大口喘气,更用力揉胸部,正面欣赏她喘气的表情。

  「呜呜~~~!!讨厌!少主欺负人!我……我色色的声音被少主听见,对我来说是最丢脸的!」

  她脸红到嘴唇颤抖,打算挣脱我的怀抱,双手按着窗户背对我。

  (这是什么!太棒啦!)

  女仆跟以前的差距,这么想要逃走,反而让我感觉更可爱。

  我立刻从背后抱住她,忍耐想要揉胸部的冲动,凑近她的耳朵。

  「对不起。我从没打算欺负真晨啊。那个……只是……因为我喜欢真晨的关系……」

  「……呜呜呜~~这种要求……太欺负人了~」

  她害羞到挤出声音,紧紧抓住我打算抱着她的手。思考一阵子后──

  「……可、可以喔……尽管干我……」

  「真的?」

  「不、不过……太丢脸了……从、从后面来喔。」

  「好!」

  我点头大声回应──

  「哈啊!真、真是……少主……真、真的很喜欢胸部呢。」

  等了很久,我立刻从后面抓住女仆的大胸部。

  (喔喔喔!好爽!)

  如果是从前面揉胸部,再怎么样都得把手肘弯曲,现在从后面抓胸部,就可以把手伸直了。

  可以自然而然揉真晨的胸部。

  (不只胸部,摸其他地方也很方便!)

  一手揉胸部,另一只手可以摸腰部跟大腿。

  贴在真晨背上,可以自由触碰女仆的身体。

  健康紧绷的腰部,柔软至极的乳房,触感更强烈了。

  「啊……哈啊……手……比刚刚……更色了。」

  我噁心喘气,贴在真晨背上乱摸。

  就跟以前的真晨一样,没有多少技巧。

  这样摸会很爽而已。

  可是看见女朋友这么敏感,就更想让她喊得更大声。

  (摸这里会怎样?)

  摸大腿的右手滑过去,摸到裙子里面。

  「咿!」

  指尖触碰内裤的瞬间,真晨身体颤抖,反射性拍掉我的手。可是──

  (喔喔!湿答答了!)

  内裤整件湿透了。

  当然,我也勃起了。

  从真晨背后抱着,变成顶着帐篷贴住女仆屁股的姿势。

  「真晨!我会干到最后!可以吧?就这样插进去吧!」

  忍不下去了。

  看见真晨的耳朵越来越红。

  「讨厌!这么害羞的话,不要每次都问啦!」

  「对、对不起!」

  我连忙道歉,但没有停下来。

  手再次摸进裙子里里面,抓住湿答答的内裤。

  「呀!不、不能突然就摸那里!」

  要我别说,却又突然撒娇,很任性啊。

  但这次没有拍掉我的手了。

  女仆双手按着窗户,让我乱摸。

  (OK的意思吧?)

  为了不让真晨有机会拒绝,我一口气拉下她的内裤,把裙子卷起来。

  「手按着窗户,就这样把屁股抬起来!」

  我用有些命令的语气说道。

  「……呜呜……」

  真晨害羞到哭了,但只是瞥了我一眼,乖乖把身体放松。

  (对!这么说就好了!)

  我每次都会徵求真晨的同意,但这样只是刺激少女的羞耻心,让她害羞到不敢回答。

  但现在这种命令的语气,这种『必须听从主人命令』的感觉,反而让真晨容易接受。

  (不、不过……屁股真漂亮啊。)

  真晨的屁股不像胸部那么大,应该算比较小的。但形状很美,呈现紧绷圆形。而且没有任何伤痕,简直跟白煮蛋没两样了。

  欣赏这么出色的屁股。

  「我要从后面插入了!真晨、这次要一口气插进去!」

  我忍不住了。

  「……嗯。」

  这次没有寻求同意,而是只有说出我的冲动──真晨脸对着窗户,声音几乎听不见,但还是点头了。

  (果然,真晨比较喜欢被我命令啊!)

  我拿出肉棒,对准女仆私处的入口。

  彼此身高差不多,但真晨的腿长了很多。

  如果用站立姿势,很难插进去。

  真晨也察觉了吧,把腿偷偷张开到比肩膀更宽,让腰部往下移。

  「……这、这样可以吗?」

  用蚊子般的声音询问,这让我更兴奋了。

  (喔喔喔喔!这么害羞的模样!)

  现在的动作,跟她以前主动诱惑的时候根本不能比。

  但是,却让我比当时更兴奋。

  真晨很害羞。

  但为了被我干,还是自己压下腰了。

  这种心意,让我很爽。

  「我喜欢真晨啊啊啊!」

  下意识大吼,一口气贯穿蜜壶。

  肉棒很快分开染满爱液的阴道,快感窜到眉心。

  「啊啊啊啊啊啊!」

  真晨身体向前,突然被肉棒插到底,头发乱飘,抬起下巴。

  她的叫声也混合了快感,有些颤抖。

  「真晨!真晨!真晨!」

  对未婚妻大喊,肉棒出现久违的愉悦,从一开始就用力抽送。

  ──乓乓乓乓乓。

  下腹部撞击真晨的屁股。

  当然,她的里面已经湿透,让肉棒爽到快融化了。

  (屁股撞起来也很爽!)

  屁股水嫩柔软,而且弹性恰到好处。

  下腹部能清楚感觉,这就是女体的构造。越干越大力。

  「哈啊啊、不、不行……这、这么用力插进来……哈啊……太、太舒服了、声音忍不住了!」

  真晨右手遮住嘴巴,只用左手按着窗户支撑身体,双手不停发抖──

  「高潮了!啊啊!高潮、高潮了!」

  从屁股为中心,全身开始发抖。

  「啥!高潮了?」

  肉棒整根插到底,暂时停下来。

  (喔喔!好爽!)

  只有做摩擦运动,就足够体会淫肉的触感了。

  蜜壶装着比初体验时更多的爱液,性器感觉快融化了。

  真晨一直喘气,屁股则是不停颤抖。

  在这种一体感中,蜜壶死死咬住肉棒。

  (喔喔喔喔!真的高潮了!)

  如果要问真晨有没有高潮,这种反应就是明显的高潮吧。

  虽然没有干过其他女人,但我知道真晨很敏感。

  而且,就是因为这种体质,初体验才会达到高潮吧。

  (真晨现在是什么表情?)

  我贴在真晨背后,左手抓住她的小巧下巴,把脸转过来。

  「啊?」

  女仆像是身心都融化了,轻轻回头。双眼滚着泪水,嘴唇开开流着口水。
  这种性感表情,让我背部发抖。

  「高潮了?」

  我这么问,真晨眼神水汪汪点头。

  「我的肉棒有让你这么爽?」

  这么问,真晨同样点头。

  高潮一次后,把之前极度的羞耻心赶走了,看起来很听话。

  (感觉好色啊!)

  跟以前的诱惑模式、之前的害羞模式不同,现在是真晨的第三种模式。
  试看看偷揉真晨的胸部,她只有『啊嗯?』甜甜喘息,没有抵抗。

  「……伸出舌头。」

  我很想用力亲真晨,所以揉她的胸部命令。

  「嗯?」

  真晨乖乖听话,舌头从半开的嘴唇伸出来。

  「伸长到极限。」

  「嗯嗯?」

  (喔喔!太棒啦!)

  无论是诱惑模式、或者是害羞模式,都一样不听我的话。

  但是,现在却乖乖按照命令伸出舌头,露出很淫荡的表情。

  「我要舌吻了」

  受到强烈欲望驱使,伸长脖子吻上去。

  「嗯?噗?哈啊?嗯嗯嗯嗯?」

  她很快察觉到我的兴奋,尽管姿势很彆扭,还是把头往后转,用舌头迎合我。
  ──噜、啾?噜噜?

  彷彿性器结合似的,我揉真晨的胸部,品尝她的舌头。

  我往前瞥了一眼,看见美丽夜景,以及我干真晨的模样。

  (喔喔!)

  真晨眼神陶醉跟我舌吻的模样,看起来太色了。

  因为亲吻的距离太近,如果不是有这面窗户的话,肯定看不到吧。

  「呀啊啊!?哈啊……啊啊啊啊?」

  因为我突然顶进去,真晨仰起下巴。

  过於淫荡的表情,让我本能反应。

  「呼啊?」

  接着,潮湿阴道带给我连腰部都麻痺的快感,我也抬起下巴。

  (太爽了!)

  就这样用力插,比初体验时更早不行了。

  查觉到这点,我用力抓住女仆的腰部──咕啾、咕啾、咕啾。

  腰部用椭圆轨道转动。

  「啊啊?在肚子里里面这么温柔转动、不行?」

  我们嘴唇拉出口水细丝,表情恍惚。

  肉棒抽送,真晨难受皱起眉头,挤出官能声音。

  (喔喔!太爽了!)

  肉棒插入的速度加快,往后退的速度变慢。

  肉棒插入,下腹部贴到女仆屁股时,真晨就会愉悦颤抖。

  「好、好棒?少主摩擦我最敏感的地方?……哈啊啊?这、这样下去的话……我、我会高潮的?」

  「高潮吧!让我看看真晨高潮的模样!」

  她的膝盖再次发抖,震动也从夹住肉棒的肉襞传过来。

  明显的官能反应,给予肉棒的快感,让我达到极限。

  「啊啊!射了!」

  我抬起下巴说道。

  「哈啊啊?我、我也是?太、太舒服了,明、明明想看着少主,但这种姿势看不到?」

  真晨的声音发抖,感觉就是快到极限了。

  (啊啊!真晨的脸跟身体都湿透了,太可爱了!)

  我反射性亲了真晨,伸长舌头。

  真晨也察觉到我的意图,瞇起眼睛再次伸出舌头,尽管这个姿势很难受,她还是回应我的欲望,努力转动身体。

  婚约对象的心意,让我瞇起眼睛──努噜。

  舌头触碰,出现让头发几乎倒竖的快感。

  身体跟内心都合而为一了。

  在达到极限的快感中,跟心爱之人成为一体的强烈感觉,贯穿全身。

  「啊啊啊!」

  这一瞬间,欲望打开了──乓乓乓乓乓。

  原本转着椭圆轨道的腰部,变成用力抽插。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过强烈,让真晨的身体往前弹动。

  原本保持难受姿势的身体,突然变得往前伸直,也让真晨更容易呻吟。
  「高潮!高潮!高潮了!」

  在美丽夜景中,真晨正面对着窗户,被我干到身体摇晃。

  屁股变得一片粉红,晃来晃去,中心点的肛门瞬间收缩。

  「哈啊啊!射出来!请少主在我里面射出来!」

  真晨露骨要求中出的声音,视线往上看。她整个人趴在窗户上,我看见她的左手。

  在无数灯光的夜景之中,订婚戒指闪闪发亮。

  这一瞬间,意识到『真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射了!精液全部射在真晨里面!」

  双手捉住她的腰部,无论怎样都要中出,开始射精之前的冲刺。

  「啊啊射进来!请少主把真晨灌满吧!」

  「真晨!真晨!啊啊啊!」

  我这么大吼的同时,腰部停下来。

  有种抵着子宫口的感觉,出现让我几乎灵魂出窍的强烈快感。

  ──咻咻。

  灼热黏液炸开,直接喷进未婚妻的子宫。

  太爽了。

  至今最强烈的快感让我发抖,感觉连灵魂都一起射进女仆的子宫里了。
  「哈啊啊!射进来了!少主烫烫的液体射进里面了!」

  真晨下巴抬高,全身发抖──噗咻刷刷刷刷。

  潮吹了。

  我们就这样高潮。

  我享受跟真晨成为一体的感觉。

  真晨面前是都会的夜景,这个快感更棒。

  而且高潮时候的阴道,突然夹得非常紧,攻击肉棒。

  「呼啊……呼……呼啊啊……」

  全部精液射完后,我下意识重新喘气,放开真晨。

  「哈啊啊……」

  真晨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倒下了。

  她的意识还继续沉浸在快感,脸贴着窗户闭起眼睛,大口喘气。

  我喘口气后,拿起卫生纸擦拭肉棒,拉着真晨坐到床上。

  「还好吧?」

  真晨的身体还在发抖。

  她听见我的声音也没有反应,十几秒后才张开眼睛。应该还没恢复吧,眼神没有焦距。

  「……呼啊?」

  终於看我这边了。

  我把卫生纸盒拿给她。

  她摇摇晃晃看着我,接着视线往下看自己的身体。

  穿着红色礼服,但裙子整个卷起来,下半身继续滴着精液。

  经过十几秒后。

  「……啊?……呜呜……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惨叫,抢走我手上的卫生纸盒,背对我开始擦拭身上的汗水。

  总觉得这一幕好像有看过,就是真晨初体验之后的反应。

  「……那、那个……少主……」

  真晨把身体擦过一遍后,背对我瞥了一眼。

  「……有看到吗?」

  「啥?」

  「就是说……我的……那个……」

  她脸红咳了几声──应该是下意识吧──一直抽出卫生纸。

  真晨的这一连串动作,代表羞耻心又重新复活了吧。

  「咦咦咦咦咦!太丢脸了!做出这么丢脸的事,嫁不出去了!」

  我伸手过去,制止她继续抽出卫生纸。

  接着让她看看自己无名指戴上的订婚戒指。

  「看看这个。真晨已经要嫁给我了,不必这么害羞啊。」

  「……咦?不、不过……这么色的新娘……会让少主很丢脸吧?」

  「哪会啊?这么可爱又很色的新娘,我赚到了啊。」

  「……真、真的?」

  真晨吸着鼻子看过来,我抽出几张卫生纸给她。

  她查觉到我的想法,乖乖让我帮忙擦鼻涕。

  「……嘿嘿嘿?」

  接着,我们看着大都会的夜景笑了出来。

  宽广房间吸收了我们的笑声,换来沉默。

  我嘴边挂着笑容,看看未婚妻。

  真晨脸颊还是很红,陶醉看着我。

  ──一定要让她幸福。

  ──一生都要在一起。

  渐渐涌出这些想法。

  想说也说不完。

  我这么想──

  「我爱您?」

  真晨红着脸说了。

  让我醒过来。

  对了,有种难以言喻的感情。

  「我也是。我也爱真晨。」

  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吧。

  「少主?」

  「真晨。」

  我们再次喊了对方名字,闭上眼睛──交换誓约的亲吻。

  我们约会后,过了几周。

  暑假结束了,准备回到学园生活。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听到手机里的声音,大叫。

  「……我、我也……跟少主想的一样……」

  手机传来真晨茫然的声音。

  冲击性的话题。

  「……我……我好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听起来,事情发生在我们约会的那间饭店。

  总经理在饭店大厅看到真晨,感觉她跟二十年前私奔离开七条桥家的大小姐一模一样。

  没想到会这么巧。

  七条桥家──旧贵族的名门,在财政界拥有庞大影响力的家族。

  七条桥家遭遇各种不幸,除了现任当家(招赘)的妻子以外,没有直系的继承人了。

  就跟澳岚家只剩我一个孙子一样。

  ──至少要找到二十年前离开的那个孩子。

  这是现任当家的口头禅,『如果在饭店看见有些相像的女人,立刻跟我联络』。
  接着,发现真晨长得跟照片里面的女人非常相似。

  立刻调查顾客资料,发现她是澳岚家带来的人。

  立刻跟执事副岛联络,用『健康检查』当作藉口,对真晨做了DNA诊断──不久前,得到具有血缘关系的通知。

  「咦?那么……真晨之后会怎么样?」

  「我刚刚……跟七条桥家的人……跟祖母见过面了……虽然还不清楚……但应该会用养女的形式,回去七条桥家了。」

  情况过於突然,我问出最重要的事情。

  「咦?那么……跟我结婚的事?」

  「嗯……在不同的问题上……应该一样很难。」

  「这样啊……」

  我很想跟真晨结婚。

  问题在於她的身分。

  祖父应该不会接受孤儿院的人,成为澳岚家的妻子。

  以前我就跟很多名门的大小姐相亲过了。

  要怎么说服祖父?是我们两人最大的烦恼。

  可是,如果真晨是七条桥家的大小姐,就另当别论了。

  问题在於,七条桥家会要我入赘。

  澳岚家只剩我一个继承人。

  不可能入赘到其他家族。

  「这样啊……总之,我明白了。」

  之后再慢慢思考。

  重点在於真晨以前说过的话。

  「不过,很好啊。你成为梦想中的大小姐了。跟我结婚之前,就有显赫的身分了。」

  「咦?因为……太突然了,我完全没有实现梦想的感觉。」

  电话传来『喵哈哈哈』的苦笑。

  就算无法跟我结婚,她也能实现梦想。这一点很值得高兴吧……

  「比起这些,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嫁给少主。总觉得比以前更多问题了呢。」
  「……真晨。」

  把梦想放在一边,只关心我的真晨,让我更爱她了。

  如果她在眼前,我一定会立刻抱住她。

  「如果……有什么进展的话,我会再打电话给少主。」

  最后说了一句『读书要加油喔?』,真晨挂断电话。

  「……嗯,我会加油。」

  我呆呆看着手机。

  很想继续跟真晨聊天。

  可是,暑假结束后,就是大考冲刺的时间了。

  (有真晨替我加油!一定要考到好学校!)

  想想我们的未来,感觉就能拿到好成绩了。

  转换心情,再次看着参考书。

  ──铃铃。

  放在桌子旁边的手机,再次响起来。

  (真晨还想跟我说些话吧。)

  这个时间点,肯定是未婚妻打来的,我没有看来电显示就接起来。

  「有什么事?」

  「……少主,我是副岛。」

  「啊!?」

  打电话来的人,是长年服务祖父的老执事。

  「怎么了?真难得副岛先生会打电话给我。」

  因为我才刚跟真晨聊完天,还有些兴奋。

  「……少主,请您冷静听我说。」

  可是,执事的声音却很焦虑。

  他是个平常不显露感情的人,现在感觉却像是要交代重要的事。

  我吓了一跳。

  「怎么?……是关於真晨的事?」

  「……不,跟她无关。」

  副岛再次说『请您冷静』。

  「……我知道了。」

  应该有什么大事吧,我重新坐好。

  「那个……老爷他……」

  老爷,指的当然就是澳岚家当家,我的祖父──源一郎。

  「老爷刚刚在客户的公司里晕倒了。」

  「……啥?」

  完全没想到。

  听副岛的声音,应该不是需要我担心的事情──但是在真晨的电话后说这种事,让我备受冲击。

  「啥?那、那那那个,爷爷的状况呢?」

  虽然副岛交代我要冷静,但我早就忘了。

  母亲很早过世,父亲也过劳死,现在我的家人就只有祖父一个。

  爷爷有什么万一的话──我就没有家人了。

  感到强烈不安,听见老执事颤抖的声音。

  「……现在已经送到医院,紧急动手术了。情况不妙。请少主立刻回来。」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