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林府风云】(董巧巧)作者不详
【林府风云】(董巧巧)作者不详
作者不详
字数:12000


  夜幕降临,喧闹了一天的京都西郊林府逐渐安静下来,守夜的家丁提著灯笼在曲廊间来回转著。除了他们之外,大部份人已经进入了梦乡,而对于坐落在内院与外院交界处的一间厢房裡,夜才刚刚开始。

  虽说叫厢房,可实际上是个单独的院落。大厅的佈置清幽雅緻,两旁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盆景,幽雅寧静,看上去颇具心思,只不过黑灯瞎火的,根本无法欣赏。

  裡间卧室点著几根蜡烛,不算明亮,但也足够看到那绣床上翻滚的人体了。
  趴在床榻上的女孩面容清秀,脸蛋圆圆的十分可爱,看年纪最多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她如今只穿著一件贴身的黄色抹胸,抹胸很小,被还在发育中的少女酥胸撑得鼓鼓囊囊的,极为可观。而少女的下身则是完全赤裸的,地面上散落了几件衣服,样式还算精巧,却也说不上雍容华贵,可见这个女孩在府中的地位不高不低。

  床榻上还有一名赤裸著的男子,看上去还算强壮,只是肚子上明显有几圈赘肉,长相不难看,但神情猥褻,一脸的贱相,却正是那自詡三哥第二的四德。
  说来自从林三娶了当朝公主,儿子当了皇帝以后,作为三哥身边的得力小廝的他,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不但在外面被人称呼为「四爷」,即使是在林府,三哥的那些夫人也都是对他客气非常,在丫鬟家丁面前更加了不得。在林家,如果三哥和他的眾位夫人是第一阶层的,他三德子绝对是第二阶层的顶峰,当然如果没有那个该死的萧峰就好了。

  这种「当大爷」的感觉刚开始还让四德诚惶诚恐,但时间一长,随著见识越来越多,不自觉的,四德开始享受起这种身份带来的便利,例如那些对他低头哈腰的家丁,以及那些自荐枕席的丫鬟。不过四德是什麼人,普通的丫鬟他哪能看得上,顶多也就是打打友谊赛,意思意思,他的目标一直都是三哥夫人身边的丫鬟,比如巧巧夫人的贴身侍裨——小雪。

  别看小雪只是一个卑微的小丫鬟,可谁让她是贵人身边的丫鬟了,偌大的林府,寧安两位太太住在玉德圣坊,秦肖两位主母则是各有自己的住处,原本洛凝倒是住在林府,不过后来莫名其妙的在城郊的宅子住上癮了,死活不愿意回来,所以整个林府完全就是巧巧夫人当家,小雪也从一个不起眼的小丫鬟水涨船高,在林府的地位大涨起来。

  作为一心想压过死对头萧峰的四德自然不会对这个新贵视而不见,利用自己的身份,再加上从三哥那裡学来的手法,轻而易举的就破了小雪的身子。虽然事后玉人难免大哭一场,但贞节已失,再加上四德那学自自家主子的甜言蜜语,半推半就之下也就从了。

  对于小丫鬟的屈从,四德自是极为自得,使尽浑身本事,把小丫头伺候得欲仙欲死。而这小雪本就一个小丫鬟,初嚐到这男欢女爱的乐趣之后,自然是食髓知味,这几日夜裡都瞒著自家主子跑到四德的房裡任他肆虐,她身材娇小、面容清秀,更兼床笫间乖巧听话,四德自是十分喜爱,如果不是突生的那古怪念头,说不得四德这辈子也就这麼过去了,直到今夜。

  「听说萧峰这段日子一直都泡在京都郊外的那个宅子裡是吧?」床榻上的四德四平八稳的躺著,脸上的表情有些玩味,毛茸茸的双腿间清晰可见一个女子的嫀首。

  小雪此时俏脸通红,美目含羞,对于男人的问话并没有回答,只是微张樱唇将眼前那挺立许久的肉棒深深含入口中,黑色的秀髮半掩下的女孩秀美的面庞,显得十分嫵媚。

  胯下阳物被温暖的小嘴包裹著,让四德觉得舒服之极,这小丫头的品簫之技自是比不得四德上过的那些子女人,可这青涩动人的味道却是那些女人所不具备的。

  『一个小丫头就如此舒爽,如果是巧巧夫人呢……』四德脑中突然想到了巧巧夫人:『该死的,你在瞎想什麼?』

  一隻手压在少女的嫀首,让肉茎继续享受著那温暖而有触感的软肉包裹,他的脑中却是有些剎不住闸的胡思乱想起来,一会是在京城家丁界听来的谁谁家奴才被主母收为面首,一会又想到自己死对头萧峰最近总是鬼鬼祟祟的进出郊外的宅子。应该是勾上了凝主母了吧?想到这裡,看著双腿间那娇俏的少女,不禁又想到如果自家主母身穿肚兜儿跪在自己胯间,羞赧的张开樱唇,摇动著娇翘玲瓏的圆臀为自己品簫的场景……

  「呜~~」正含著四德肉茎的小雪明显感觉到那已经很大的肉茎又突然涨大了一圈,将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火热的龟头直直顶在她的喉咙上,呼吸不畅的小雪皱起眉头,小脸通红,发出可怜的求饶声。

  四德没有理会双腿间少女的求饶声,此时他早已沉迷于自己的臆想中。随著脑海中的臆想不断深入,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然后猛地坐了起来,不理会少女的惊讶,一隻手伸到少女的肩膀处,将少女那贴身的黄色抹胸带子挑开,薄薄的布片儿滑落下来,露出少女幼滑的肌肤以及初具形状的娇小蓓蕾,然后五指微张,覆盖住少女那软软嫩嫩的胸部,挑动著那粉红色的可爱乳尖。

  「嗯……嗯……」少女被这突而其来的袭击弄得鼻翕轻轻地扇动著,喷出一股情动的气息,红润的小脸蛋让她看上来既清纯又娇媚,这副神态一下子就将四德的慾火点燃了。

  「转过去,今天四爷我从后面干你。」四德直起身来拍了拍少女的脸蛋,淫笑著说道。

  「嗯。」如同蚊子叫般的声音响起,少女乖顺的跪在床上转过身,白嫩的大腿微微分开,上半身俯下来,双手撑著床榻,高高翘起圆润的雪臀。见到少女如此柔顺,四德自然也不含糊,半跪在床上,扶住少女的柳腰,肉茎顶在对方那湿润的小穴处,低吼一声,挺腰进入。

  虽然已经被对方开发了很多次,可是每次肉茎的冲入,仍然会让小雪发出一声痛叫,她可爱的嫀首低垂著,乌黑的长髮遮住了脸,看不出表情,只是从那微张的小嘴裡发出轻微的呻吟声。随著肉茎的冲击越来越快,越来越久,少女的呻吟也由小变大,小穴週围渐渐出现一圈白色的沫状东西,赤裸著的娇躯上掛满了细密的汗珠。

  对于少女的反应,四德却是早已见怪不怪,一面继续挺著腰,让肉茎在少女的腔道裡横冲直撞,一面则鬆开扶著少女柳腰,在她胸前的玉峰上揉捏起来。敏感的部份同时遭到进攻,原本就已经被干得意识模糊的小雪变得更加不堪,小嘴裡的娇吟声越来越大,撑著床榻的手一软,上半身直接就扑倒在被子上,可爱的嫀首紧紧埋在软枕裡.

  「明天晚上你就别过来了,四爷我想要在你的房间裡干你。」看著瘫软的少女,四德鬼使神差的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不……不要啊!嗯……会被人发现的。」小雪此时已经有些迷糊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房间就只有你一个人住,只要事先把週围的侍女遣走就行了。」对于之前的那句话,四德将错就错的哼哼著。

  「可……可是……夫人……夫人会……」小雪作为董巧巧最宠的丫头,房间跟对方是连在一起的,别的人倒还可以找藉口遣走,可主母怎麼办?

  「这你不用担心,四爷我早替你想好了。」听到少女口气变软了,四德反手从床榻角落裡掏出一个小包道:「明天临睡的时候,你把这包裡面的药下到巧巧夫人的茶裡面让她喝下去。」

  「啊?!不行,我不能干这种事情。」看著男人的动作,小雪猛地一惊,双臂撑著想要爬起来,可她还没使力,就感觉四德的手在她娇嫩的蓓蕾上一掐,而在自己小穴中的肉茎也在同时猛地顶在最深的花心上。

  「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了……」少女仰起雪白的脖颈,发出如泣如哀的娇叫声,身躯颤抖著瘫软下来。

  可这还没结束,那狰狞的肉茎只是稍微停了停,就继续在少女的小穴裡冲撞起来,藉著之前大量淫水的润滑,肉茎的抽送变得更快了。

  「不要……饶了我吧……四爷……啊……奴儿真儿个不行了……」小雪求饶道。

  「不行,今天四爷我一定要干到你听话为止!」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四德一副兇狠的样子叫道,同时抱著少女的胸脯,将她的上半身微微抬起,换成一个最省力的姿势,开始新一轮的冲刺,同时在嘴裡安慰道:「小妮子,别担心,那药只是让主母睡上一觉而已,没别的害处。这样也省得咱们被她打扰。」

  「可……可是……」小雪此时已被他弄得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是本能的担忧著自家主子。

  「要不,你就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要不,我就不干你了。」说著,四德便顺势抽出了自己的阳茎。

  「不!不要……啊啊……啊……」猛然感到下体一空的小丫鬟,只觉得一阵极度的空虚感涌上心头,折磨著她。

  「不行吗?」四德用自己的阳茎不停地在少女的蜜处摩擦著,大手也在不停地捏揉著她敏感的乳头,把她一次次的推向性慾高峰。

  「我要……嗯嗯……我要……要……要……」下体的空虚让少女有些濒临崩溃,她觉得自己的下体随著对方滚烫的肉茎摩擦愈发的空虚,那种来自灵魂的瘙痒让她下体的每一处肉壁都在痉挛著,小穴彷彿在哭泣一般不停地流著液体。
  「呜……我听话,我听话就是了……」强烈的空虚感让少女哭泣著做出了事后让她后悔不已的决定。不管怎麼说,她也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而已。
  得到了满意答覆的四德并没有食言,他将连续两次洩身的少女仰面放倒在床上,将她的双腿扛在肩膀处,双手抓著对方的酥胸,继续著新一轮的抽送。厢房裡在片刻的沉寂之后,又重新传来男子粗重的喘息以及少女哭泣的求饶声……
  时间流逝到第二天的夜裡.

  四德低调的从小雪特意打开的小门偷偷摸摸的进入了内院,很顺利地在一间小屋外看到了小雪的身影。这小丫头嘴上虽说不要不要,可四德一眼就看出来,她今天还特意打扮过,看起来十分漂亮,不过可惜显得惊慌失措的神态减去了那麼几分顏色。

  小丫头既天真又善良,也许想都没想过,今天会混混沌沌的给平时一直照顾自己的女主人下药。四德见左右无人,迅速靠了上去,小雪也不敢多说,连忙引著他进了房间。

  房门方一关上,四德的双手就伸进了小雪的衣服裡面,在少女娇嫩的皮肤上来回划动,「别……别在这裡. 不行……不行的。」小雪软绵绵的瘫在四德怀裡抗议著。话音落下,手就抽出来了,还没等小云鬆一口气,就发现那双手已经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了,根本无力反抗的小雪在四德少有的强势下,很快就被脱得只剩下贴身内衣。

  一想到夫人就在旁边的房间裡睡著,小雪就觉得全身发烫,还没等她清醒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扭到背后,一条白色的绳子很快就缠绕在她的娇躯之上,将她的双手、上臂、胸部一一捆好。

  不过一小会儿的工夫,她的全身就被捆得结结实实了,这种捆绑游戏却是四德从林三那裡听来的,然后经过自己实践之下,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把这三哥都不会的绝技重现江湖。

  还没等小雪挣扎,背后的四德就已经发力,他将少女被束缚著的身躯压在墙边,因为被捆绑著的关係,少女的上半身紧紧贴在白色的墙壁上,隔著贴身内衣的酥胸被僵硬而冰冷的墙面摩擦,奇妙的触感让小雪全身一抖,被人发现的危险刺激让她的娇躯迅速火热起来,下身的湿润感觉让她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
  「想要了吧?」四德贴著少女的耳朵嬉笑道。

  「嗯~~」虽然不想这麼老实承认,可身体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强烈了,小雪羞涩的点了点头。白色的内裤被褪了下来,紧接著一根滚烫的东西很快就冲入少女的身体裡,激烈的抽送著,火热的大手覆盖住少女被绳索勒得更加凸起的酥胸大力揉搓。

  「不要……嗯……啊……嗯……」小雪的嫀首被扳过来,腥红的舌头翘开少女的贝齿,伸入她的嘴裡搅拌著,一股子酒臭味让小雪在噁心的同时显得更加兴奋。不一会儿,她的小香舌就被四德捉住,两人嘴对嘴,好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般,吻得「嘖嘖」有声。

  连番的手段下,小雪如同之前一样,很快就迷失在情慾的海洋之中。四德今天的精力似乎出奇的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直到小雪大声呻吟著第三次洩身之后,方才把今晚的第一发精华灌进少女身体深处。

  恍恍惚惚的小雪只觉得一直抱著自己身体的手鬆了开来,她「啊」的一声,被捆绑著的身体啷呛一下,全身发软的倒在温暖的床榻之上。床榻上热呼呼的,还有一股子花瓣似的清香,柔软的被子被翻开一角,一条结实秀美的小腿露在外面。

  「这不是我的床……」小雪猛地一惊,神智变得清醒不少。她抬头看起,只见床榻之上,一个少妇正睡得香甜,她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鹅蛋脸儿儿十分清秀,茸茸的睫毛微微抖动,嘴角上还带著一丝甜甜的笑意,长长的秀髮整齐地披在脑后,光亮可鉴,透出清新柔媚的气质,月白色的小衣紧紧贴著少妇那曲线玲瓏的娇躯,露出她那粉滑柔腻的肌肤。她的双手不知道什麼时候已经被拉到头顶併在一起,一跟粗糙的麻绳正在上面一圈一圈的环绕著。

  「夫人!?」这情景让小雪完全清醒过来,她看著一脸痴迷的四德目光,彷彿在看著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少女应有的聪慧在那一瞬间重新回到少女体内,她用尽全身力气站了起来,就想往门外面冲,还没等她跑出两步,四德的声音在她身后传了出来。

  「你最好不要干傻事。不要忘记,茶裡的药是你下的,如果我被抓住了,你也是同犯。」

  「你……」小雪只觉得一阵头晕,她咬牙撑著说道。

  「我被抓住没什麼,根据大华律,大不了砍头而已。而你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却要被扒光衣服,骑著木驴游街示眾,那粗大的木头阳具会塞满你的小穴,随著木驴的前进,把你插得欲仙欲死。到时候不光是杨府,全京城的人都会看到你淫乱的样子,一直到死为止。」

  「无耻……混蛋……无赖……」耳边传来男人恶毒的声音,小雪的腿彷彿被铅块拖住一样,一步都迈不开了。

  「你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赤身裸体被捆成如此淫荡的姿势,满脸潮红,粉嫩多汁的小穴裡灌满了我的精华,还能出去见人吗?」四德捆好董巧巧的双手,抓起已经褪到一半的被子一拉,将少妇的身躯完全暴露出来。

  「不要!不要……求求你,放过夫人吧!我怎麼样都可以,求求你放过夫人吧!」小雪楞了楞之后,突然跪在地上哭著叫道。

  「没可能。你知道吗,萧峰早就上了凝夫人的床。」四德一边回答,一边拿出新的绳子来到床尾,将董巧巧的双腿分开,大小腿併在一起,分别捆绑起来。
  「不,不可能……」

  「没什麼不可能,要不然你以为我有几个胆子敢对巧巧夫人下手?所以说老实一点,别妨碍四爷我的事。」看到小雪被吓傻的样子,四德轻蔑的一笑,将自己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董巧巧身上。

  他熟练地将熟睡中的少妇捆绑结实,直到确认再没有威胁之后,才将自己的手探入对方的小衣之内,轻轻抚弄著那娇小的乳房,小小的乳头在他的抚弄下很快竖立了起来。在小雪惊诧的目光之中,董巧巧的俏脸逐渐变得红润,平稳的呼吸声也变成了娇媚的呻吟,赤裸在外的雪白肌肤都泛起了粉红色。

  对此,四德显得十分兴奋,他小心翼翼的跨过董巧巧的身子,将她的内裤扒开一半,双手抓住少妇的大腿内侧,把被捆成「M」字型的下身分开到极限,然后将早已饥渴难耐的肉茎缓缓没入自家主母那诱人的小穴之中。

  「爽!」自从推断出死对头萧峰上了凝夫人的凤床,四德便将目标放在温柔善良的巧巧夫人身上,如今终于如愿以偿,明知道现在不应该发出这样的感叹,但他还是忍不住低吼了一声。

  董巧巧显赫的身份既让他畏惧,也让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兴奋感,他一个签了卖身契的奴才,如今却干上了当朝皇帝的生父,自己最崇拜的三哥的妻子,还有什麼理由不让他兴奋呢!

  对于林三,四德是真的很崇拜,但是崇拜的同时却是深深的嫉妒,同样都是奴才,林三可以风光无限,而自己却只能泯然于眾人。这种嫉妒原本被他深深地压在心底,但是当他推断出自己死对头萧峰上了自家凝主母的床以后,所有的负面情绪一朝爆发,『他萧峰和我一样都是奴才,凭什麼他能上凝主母的凤床,我就不能呢?』这种疯狂的念头促使了四德的鋌而走险,幸运的是他成功了。
  董巧巧的小穴湿淋淋的,黏稠的淫水彷彿是天然的润滑液,娇腔紧紧包裹著四德的肉茎,蠕动的黏膜互相纠缠著,让他的肉茎就如同被挤压著一样,这种感觉让四德几乎在插入的同时就射了出来,所幸强自忍耐之下,这股子精华没被浪费掉。

  而正当他想要继续抽送时,原本应该熟睡的董巧巧突然「嗯」了一声,乌溜溜的眼睛竟然缓缓张开了!这突如其来的遭遇对双方来讲都没有丝毫準备,四德固然是惊得几乎魂飞魄散,董巧巧也是一副恍恍惚惚的样子。直到四德那还留在她小穴中的肉茎猛地一抖,将滚烫的精液全数射进去之后,两个人才几乎同时恢復了神智,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双方都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四德只觉得董巧巧被捆成「M」字型的大小腿猛地一动,一左一右的狠狠击在他的腰上,力量之大,让四德毫不怀疑,若不是因为对方被捆绑著使不上力的关係,自己绝对会被这双腿直接打晕过去。他忍著疼痛,低吼一声,伸手用力摀住了董巧巧的小嘴,将那已经来到喉边的呼救声强行压了下去。

  董巧巧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这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人,被摀住的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被拉到床头併拢著捆在一起的双手发出清脆的骨响声,将绳子绷得直直的,彷彿在下一刻就会被拉断一样,同时身体也剧烈的挣扎起来,力量之大,差点就把四德掀翻下去,所幸这傢伙也知道到了最重要的关头。

  「如果你不想让三哥被别人嘲笑戴了绿帽子,就不要反抗,不然……」他一边用自己的腿死死顶在对方的大腿内侧,让她那双有力的腿无法继续造成伤害,一边死死摀住董巧巧的嘴,不让她发出哪怕一丁点儿声音,同时嘴中威胁道。
  董巧巧全身被绑著,还喝了搀著迷药的茶水,下身最敏感的部位又时不时被男人的肉茎挑动一下,加上四德那充满威胁的话语,以及被自己家奴才姦淫的屈辱一遍又一遍的刺激著她的神经,这所有的因素加在一起,让董巧巧之前猛然迸发的体力迅速流失著,慢慢地,紧绷著的身躯逐渐软了下来,少妇那双乌黑溜亮的眼睛掛满了屈辱的泪水。

  就算是在挣扎之中,这具充满朝气的年轻胴体仍是对慾望最好的催化剂,四德刚刚瘫软下来的肉茎再次挺立起来,将少妇那温暖的小穴重新塞满,被柔软内壁包裹著的美妙感觉,让他忍不住开始耸动著腰身。

  董巧巧睁著泪光朦朧的美目,仍在努力地挣扎著,可那娇小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随著对方的抽送一动一动,那粉嫩的蓓蕾如同海中的波浪一般,随波逐流。
  四德身上的汗臭和精液气味与週围的空气融为一体,引成一股淫猥的气息,灌入她的鼻翕之内,一种从未有过的奇特感觉正在她全身蔓延,这是林三所不曾带给她的,极度的陌生背德所引发的快感。

  也许是感觉到了女人的需要,四德抽出一隻手来,覆盖上了少妇胸前娇小的乳房,虽然不算丰满,但柔腻中带著些坚挺,手感仍然十分出色,四德卖力地揉弄著,将两团乳肉挤压、搓扭,让它们变成各种形状。

  胸部传来的感觉似乎更加引发出了巧巧身体的需要,她的心跳开始加快,急促的呼吸中似乎带有某种深切的渴望,被摀住的小嘴裡,竟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这种呻吟,明明只有林三能听到,只有林三……

  想到自己的夫君,让董巧巧全身猛地一抖,之前蓬勃的慾望如同潮水一样迅速消退,四德那张淫邪猥琐的脸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与这张脸同时出现的,竟然还有小雪。

  突如其来的希望让董巧巧用尽全身力气甩开四德粗糙的大手,抬起头来,她想要向小雪呼救。可……迎入眼帘的,却是小雪被捆绑著的赤裸娇躯,那些绳索将这名娇小可爱的女孩的身体捆绑成十分淫邪的姿势,那还未发育完全的酥胸上佈满了红红的手印,少女的下身不著一缕。

  那最隐密的芳草地,似乎还残留著白色的黏稠液体,散发著腥臭的气息,少女原本清澈明亮的眼睛彷彿失去了焦点,对週围发生的一起毫无反应,希望的光芒一闪即逝。

  命运也没有再给董巧巧下一次选择的机会,回过神来的四德将整个身体压下来,他瞪著血红色的眼睛,好像一匹受伤的狼一般低声说道:「如果你不想让三哥感到屈辱,不想明天整个大华都知道三哥的娘子被一个卑贱的奴才操了,你就老实点。」

  这句话如同霹靂划过一般,董巧巧整个人呆住了,她不敢再使力,强烈的屈辱与绝望让她慢慢闭上了眼。四德得意地鬆开捂著董巧巧小嘴的手,在那胸前的玉峰上揉捏起来,还将自己的脸凑上去,如同狗一样用鼻子去嗅著对方喷香的秀髮,用臭哄哄的舌头舔著她那张清纯秀气的脸蛋儿。

  「不许躲开。张开嘴!」总是不能击中正确目标的四德恼羞成怒道。董巧巧的嫀首转了过来,那双清冷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四德,把他看得全身发毛,可最终,那双眼睛还是闭了起来,两行清泪顺著眼角流下,划过少妇微微张开的嘴边。

  四德楞了楞,心中一阵后怕,可随之而来的却是说不出的得意,往日裡高高在上的主母,在同归于尽和屈服之间。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他俯下身体,轻易地撬开巧巧的贝齿,将舌头送进她的嘴裡放肆地四处搅动,巧巧的小香舌四处躲闪,最终还是没逃过被擒获的命运,被四德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嗯……」小嘴、酥胸、娇腔同时落入了对方的掌中,巧巧敏感的身躯颤慄著,脑袋一阵阵晕眩般的酥麻。自从林三离开之后再没有房事的躯体,渴望被宠爱的慾望重新点燃起来,好似燎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

  『怎麼会……怎麼会这样?』巧巧从来没想过自己面对夫君之外的人会变得如此不堪,她竭力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可越是想要忍耐,那种刺激就越是猛烈,越是想要冷静,娇躯就越是火热,被自己的奴才姦淫的屈辱化成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异样刺激,让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飘了起来,如同在云端一样。

  等到两人双唇终于分开时,巧巧那双冷清的眼睛已经变得迷离,她开始无意识地挺动小腹,迎合著肉茎的抽送。

  「这才乖嘛!嘿嘿,不瞒你说,老子之前没想过要干你,要怪就怪萧峰,不知道怎麼就上了凝夫人的凤床,作为老对头,我不得也找个主母干干。」四德淫笑著,低下头来张开大嘴,一口含住少妇右边的粉红蓓蕾。

  「胡说……你胡说八道……」巧巧呻吟的回道。

  「怎麼会胡说,萧峰那狗才不知道走了什麼好运,竟然干到了凝夫人,还以为老子不知道,操,老子心裡敞亮著呢!」四德抬起头来,继续胡说八道著,其实对于萧峰和洛凝的事情,完全是他自己的臆想。

  这些原本是四德凭藉想像编出来的话在董巧巧听来,却好像是一个诱惑力十足的暗示,将她那本来牢固的心房敲开了一个小小的裂缝,如果真如四德所说,凝姐姐勾搭了萧峰,那……

  「嗯……嗯……不许你瞎说……」想到洛凝的一贯表现,其实董巧巧已经有些信了,但仍轻咬著下唇,竭力忍耐著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娇吟声回道。

  「嘿嘿,不过我现在一点都不讨厌他,反而感谢他了,不然怎麼能平常到巧巧主母的美妙妙肉体呢!话说你的小穴这麼紧,看来三哥很少干你啊!」四德哼哼著,卖力地挺动著腰,让肉茎一下下的冲进主母小穴深处。

  「不是……我夫君他……啊……不要……轻一点……」董巧巧摇动著腰,似乎想要从男人的肉茎下逃走。

  「别怕,我会很温柔的,比如这样。」四德舔著嘴巴,双手夹住主母的腰身微抬起,胯部如同打桩机一样,用比之前还快的速度猛烈的抽送著。

  「啊啊啊啊啊啊……裂开……会破掉的……啊啊啊啊……不行……」董巧巧被捆绑著的大小腿像抽筋一样乱抖,可爱的小脚丫绷成了一条直线,摇动著嫀首大声呻吟。

  「好吵啊,小雪,去跟你的女主人亲亲吧!」董巧巧的声音让四德的心提了上来,虽然丫鬟早早被打发了,但是不怕一万,也怕万一啊!

  一直都没有吭声的小丫鬟失魂落魄的站起来,凑了过来,张嘴吻上正在娇吟的主母,根本无法压制喘息声的董巧巧本能地伸出香舌与她交缠著……也许不会有人想到,在这个夜晚,京城林府的内院裡,当朝皇帝生父林三的妻子正几乎赤身裸体的被捆绑在床上,与同样被捆绑著的贴身丫头激烈的舌吻著;在她的下体裡,居然还插著一个男人黝黑的狰狞肉茎,而这个男人,却不是她的夫君。
  看著两个看上去差不多大的少女,将被捆绑著的火热娇躯贴在一起,那白天时看上去清纯无比的俏脸此时却红潮晕颊般互相摩擦著,两对唇瓣辗转相接,不断交换著口中的香琼的样子,四德的忍耐力终于达到了极限,他仰起头,身体一阵颤抖,将滚烫的精液全数射进了自家主母的子宫裡.

  「啊~~啊!!!」正在与自己小丫鬟舌吻的董巧巧也同时一仰,发出舒服又绝望的娇叫声,也在同时达到了高潮。

  今晚已经连续发射了几发的四德「呼呼」的喘著粗气,他将软下来的肉茎从自家主母的小穴中拔出来,粘满了液体的龟头才刚一离开,一大股白浊的精液就从幼娘的小穴裡流了出来,顺著大腿内侧滑落到床榻上。

  董巧巧的高潮出奇的长,直到四德的肉茎拔出之后,她娇小的身体仍在哆嗦著,鹅蛋脸儿上晕起了醉人的嫣红,酥胸上的蓓蕾如同傲梅一般骄傲的挺立著,小穴裡的淫水像小溪一样,止都止不住。

  「巧巧主母,舒服吧?是不是从来没这麼享受过?」四德涎著脸淫笑道。
  「……」

  「流了很多水啊!之前一直没看出来,主母的水儿居然这麼多。」

  「……不要说了!」

  「不说?那也可以。」四德「嘿嘿」笑著,将手伸到董巧巧的小穴处抹了一把,然后凑到她的嘴边说道:「吃它。」

  「不要!你不要太过份了。」董巧巧扭过头拒绝道。

  「都是从你身下流出来的,你还怕什麼?反正都这样了,还装什麼矜持,要不我拿著这东西出去炫耀下。」

  「你敢!」对于四德的无耻言论,又羞又气的董巧巧瞪大眼睛道。

  「我怎麼不敢?反正我不过是个奴才,死就死了,而巧巧主母你可不一样。
  这消息传出去,人家就会说你勾引自家奴才,有辱林家门风,名誉有损不说,就连三哥,嘖嘖……」已经摸準了自家主母脾气的四德有恃无恐的站起来,装模作样的向外走。

  「……你回来……我舔……」董巧巧发颤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才对嘛!这样对你好,对我好,对三哥也好。他泡他的妞,我干他的女人,谁也不妨碍谁。」四德走回来,并没有将手伸过去,而是摇晃著肉茎凑到董巧巧的嘴边道:「舔吧!」

  「不是,刚才你还说……」看著肉茎上还残留著不少白浊的精液,董巧巧的脸蛋儿红了,有心想要别过头去,可想起之前对方说的话,终于还是含羞带怯地伸出香舌舔起来。

  之前林三也曾教过她月下吹簫的技巧,所以她很快就进入了状态,香舌先是环绕著肉茎的茎身运动著,把上面的液体舔得乾乾净净,然后才张大嘴巴,将肉茎尽量含入,只是由于角度的关係,吞吐的动作显得十分吃力。

  即便董巧巧已经变得如此乖巧,对方仍然没有解开她的绳子,而是跨坐在床榻上,将肉茎直直顶在她的口腔裡面。这种粗暴的姿势让她极其难受,才顶了几下,就脸色苍白的吐出肉茎咳嗽起来。

  「看来三哥没好好教过你啊!嘿嘿,我会慢慢教你的,不过在这之前,先继续之前的运动吧!」四德晃动著恢復了精神的肉茎,重新跪到董巧巧的双腿间,将茎身再次插入幼娘有些红肿的小穴裡.

  「嗯~~你怎麼能……」

  「舒服吧?三哥那根东西怎麼能和我的相比,他能顶得这麼深吗?」四德不待自家主母说完,似乎是在炫耀一般,又将肉茎从董巧巧的小穴裡抽出来,让她看个清楚。

  「不……」董巧巧咬著嘴唇说道。

  「不什麼?是不能跟我的比,还是不能顶得这麼深啊?」四德戏謔的问道。
  对于自家这位主母的性子,四德倒是极为瞭解,如果换了凝主母或者玉若主母,借他十个胆子都不敢这麼搞,但是对于这个贫家出身的主母,他确实敢不停地作践对方,以此来让对方屈服。

  「我……我……说不出口。」

  「不知道的话,就再用身体体验一下吧!」对于董巧巧的羞怯,四德并不以为然,反而很大度的放过对方,这让一直有些颇为难堪的董巧巧芳心一暖。
  在他将肉茎再度送入自家主母的小穴之内的与此同时,小雪也爬了过来,吻住董巧巧的樱唇,软弱的抗拒放下后,两个少女再次舌吻起来。

  不过这一次的舌吻时间也不长,随著四德的抽送越来越有节奏,以及身体上越来越显著的快感,董巧巧不得不张开嘴巴喘息和呻吟。眼见无法继续,小雪在四德的命令下,转而亲吻起女主人娇小的蓓蕾来,酥胸上的坚挺被湿润的舌头触及,令幼娘忍不住扭动起身体想要躲避,但她的活动空间太小了,很快就被小雪佔据了主动,两颗蓓蕾完全成为小雪的猎物。

  「嗯……不要……不要这样……」被自己最宠爱的贴身侍裨玩弄胸部,让董巧巧显得有些羞涩和被动。

  「怎麼样,觉得舒服了吧?」四德笑著问道。

  「怎麼可能……啊……啊啊……不要舔了……巧巧……巧巧好奇怪……」董巧巧摇著嫀首呻吟著回道。

  「嘿嘿,你看看吧!」四德这麼说著,停下了自己抽送的动作,董巧巧睁著有些水雾的眼睛,悲哀的看到自己的身体竟然本能的扭动著,卖力地吞吐的对方丑陋的肉茎。

  「看到了吧?巧巧主母,你的身体比嘴老实多了。」四德伸手扶住董巧巧被捆绑住的两边大腿内侧,将她的下半身抬起来,以居高临下的姿势再次将肉茎插入。

  「我……嗯~~嗯~~小云……不要……呜呜……」又失去位置的小雪侧过身体,用嘴将主母的娇喘声再次堵了回去。

  「巧巧主母,别坚持了。我保证,只要你以后乖乖听我的话,我不会将今天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在别人面前,你还是端庄的林夫人。如何?」眼看时机差不多了,四德用充满诱惑力的声音说道。

  「我……」

  「你也喜欢被我干吧,还犹豫什麼呢?三哥那麼多女人,能让你享受这种快乐吗?」

  「我……」董巧巧的神色显得十分挣扎。

  「既能保全三哥的面子、林家的门风,又能享受到身为女人的快乐,这样不好吗?巧巧主母反正都这样,你还有别的选择吗?」四德彷彿是在教唆小红帽的狼外婆。

  「我……我答应你。」卖力抽送中的四德终于听到那梦寐以求的声音。
  而这句话也彷彿解去了董巧巧最后一件枷锁,她终于完全沉浸在肉慾之中,放声的娇叫起来,曲线玲瓏的身躯随著男人的抽送扭动著,秀丽的鹅蛋脸儿上满是愉悦的神情。

  充满了淫靡气息的夜,还在继续……

           ************

  在之后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裡,董巧巧都在躲著四德,就连小雪也是。对此四德并没有太大的反应,「钓鱼要有耐心」这话是三哥教他的,四德深以为然,所以每当慾望来了的时候,他便拿出从主母那裡弄来的白色蕾丝内裤解闷,而解闷的法子,就是将那蕾丝内裤罩在自己的肉茎上……

  「婢子见过夫人,云姐姐。」正当四德这日正拿著自家主母贴身衣物聊以自慰的时候,却听到婢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这些日子闻听四德生了病,四德与夫君交厚,所以我就来看看。你们下去吧,小雪跟我进去就行了。」董巧巧的声音从外传来。

  「是的。婢子告退。」

  四德闻听,「嘿嘿」一笑,也不做丝毫掩饰,就这麼看著自家主母和她的贴身侍女一起进入房内。两女走进内室,一眼就看到四德正用自己的内衣自瀆的猥琐样子,顿时红了脸。

  「你怎麼能这样!」董巧巧小嘴微翘,皱起眉头说道。

  「没办法,谁让主母如此绝情,好久不来慰劳奴才呢!」说著,四德拿起那件月白色的蕾丝内裤放到鼻子处嗅著道:「所以只能用这聊以自慰了,话说这上面还有主母您的体香呢!」

  「你……你……无耻……」所谓内裤上的体香,董巧巧自然知道是什麼,所以听到这裡,不由得俏脸飞红。

  「你在床上可不是这麼说的哦!你不来让我干,我聊以自慰不行吗?啊呀,对了,这东西我得好好藏起来,万一被人发现就不好了!」话是这麼说的,却是丝毫没有藏内裤的打算。

  「你……」联想到自己的处境,董巧巧的语气明显软了许多。

  「要不就让我干你,反正也不是没被干过。赶紧脱光,要不然被人发现了怎麼办?」四德循循善诱道。

  听到四德那半是威胁半是命令的话,董巧巧跟小雪对视一眼,都颤抖的伸手解起衣服来。今日她们穿的都是旗袍,这也是林府的特色,靚丽旗袍解下之后,裡面却是一丝不掛。

  「哟,穿得这麼风骚,还装什麼纯。」看著两个赤身裸体的少女羞涩地用手掩盖住敏感部份站在那裡的样子,四德得意一笑。他将事先準备好的东西甩到两女面前,这是两件白铜製的女用贞操带,带身上雕著好看的画纹,有几根铜链条繫于腰间及连住裤襠,腰际带有小锁,裤襠处有一白色凸起的棍子,似乎是用来插入女子小穴的,后面同样有一棍状物体,不过相较于前者,有些略细小而已。
  董巧巧和小雪哪裡见过这种东西,但那狰狞的样子让她们从心底感到由衷的颤慄,可已经被四德玷污的事实,让她们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在两女害怕的目光中,四德拿著这两件东西,半强迫的分开她们的双腿,将那棍状分别塞入他们的小穴和后庭中,并拿出钥匙将锁锁住。直到这时候,两个女孩才发现一个残忍的事实,这条带子让她们彻底落入了四德的掌握中,被套上了这种淫霏的东西,她们根本不可能再跟任何人说出口。

  感受著后庭和小穴中的那种肿胀,她们知道或许这辈子都逃不出这个男人的手心了:『也许,跟夫君房事的时候,自己的下面会塞满了对方的精华。』
  「你们已经是我的东西了。」就这样,在恍惚之中,董巧巧听到四德如是的说,她不由自主地「嗯」了一声。

[ 本帖最后由 一叶怀秋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