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任华、光景两母女的故事】作者:不详
【任华、光景两母女的故事】作者:不详
            任华、光景两母女的故事


字数:7233字

  我不想醒,虽然我知道我所见的只是梦,如果不是梦,我敬之如母,伊爱我如子的任阿姨怎么会飞?是的,她在飞,薄如蝉翼的轻衫和她的秀发在空中翻卷,让她白晰丰腴的身体若隐若现,她还在向我微笑,向我招手,我拼命地追,任阿姨却越飞越高,我掩面而泣,触手处却柔软得很,我听到任阿姨问我了:「怎么了?小飞,小飞?!」

  我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一对肥美的乳房,然后是任阿姨关爱的眼睛,我一下 了:怎么会这样?我感觉到阿姨的手在抚摸我的额头,是不是做恶梦了?阿姨关切的问候让我松弛下来,她坐起身,双手去拢头发时,我回忆起昨天的情景:在任阿姨的关心督导下,经过将近一年的苦读,昨天,我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我告诉姥姥后,就到邮局给远在千里之外戈壁滩基地的父母打电话报喜,父母很高兴,妈妈都哭出声来,叮嘱我去任阿姨家谢谢她,还说等她会来要好好感谢任阿姨。我高高兴兴地到任阿姨家,阿姨听到好消息,一把抱住我,很用力地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我感觉到她丰满的乳房在我胸膛的撞击,还有点不好意思,阿姨拿过通知书,边看边拍我的肩膀:「好小子,阿飞,我好开心!」

  我笑道:「还不是阿姨教导有方。阿姨笑道:终归是你自己努力,行了,咱们也别客气了,给你姥姥说一声,晚上我们举杯欢庆!」

  晚饭很丰盛,阿姨没用多久就弄了四菜一汤,还买了一瓶红酒,就是红酒惹的祸,不知道怎么说的就说到我们不是母子,胜似母子了,我倒了一大杯酒,举到阿姨面前,单腿一跪,来了句京剧台词:「谢谢妈!」就要一饮而尽,阿姨拦住我,「别,你快喝醉了,分一点我!」说罢就来拿我的杯子,我摆摆头,挡住她的手,「妈,您也倒上,咱们一起醉!」阿姨摇摇头,转身倒上酒,再转身,大马金刀地和跪在她面前的我碰了杯,一仰面,干了!我也一口抽了进去,阿姨把空酒杯在我面前一晃,「好!」我也举杯叫好,但好大一口酒吐到阿姨的小腹,胯下,而且趴到她两腿间尽情地吐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之后看到的是阿姨撩起的裙裾下两条浑圆的大腿。

  离婚两年以后,才恢复平静的生活,不再害怕黑夜来临时,孤枕难眠,欲火中烧,但真的想珊珊,洗澡时看到丰盈而稍有下垂但却显得更有肉感的双乳,就觉得对不起她,为什么不多奶她几天``````我好想再找个男人,但……
  小飞妈妈是我同校学姐,她开口求我辅导小飞时,我一开始没答应,但见到小飞时,心里不知怎的咯噔了一下,小飞的眼睛太象那个死鬼了。我几乎是在虐待小飞,但这孩子还真有股倔劲,和我干上了,拼命读书练习,我渐渐地喜欢上他了。

  他考上了本地的大学,到我家报喜时,我真的是忧喜交加,喜的是小飞十年寒窗终于金榜题名,忧的是又一个男人要离我而去。想到这儿我苦笑地摇摇头,但马上收拾心情和小飞有说有笑。做饭的时候,我把小飞打发去买了瓶红酒,我盯着热锅里翻动的蛋花,下了两个决心:一是让小飞成为真正的男人,二是不择手段的把小飞留在身边。饭菜上了桌,小飞叫喊着要和我一醉方休,开了红酒,我说道:「等等,我可得洗一下,一身的臭汗!」小飞嗅嗅鼻子,「有句成语叫香汗淋漓,任老师教我时不知道啥意思,今天……」我笑着捏捏他的鼻子,「阿姨教你东西多了,就记得个这!」我进洗手间很快地冲了一下,没穿三角裤,也没带胸罩,穿上T恤,套上裙子就出来了,我希望能在今晚和小飞有所突破。
  但我不能表现得太淫贱了,我知道男人的心理,我陪着小飞边喝酒边回忆一年来的点滴,小飞似乎没有看出我的真空装,我故意掉到桌子下的筷子,也被他一下捡了起来,还傻乎乎地叫「快乐」(筷落),我叹了口气,摇摇头,小飞主意注意到了,问道:「阿姨,不开心吗?」我把心中的不快摆到脸上,「小飞,你知道吗?我是真舍不得你走,但……」我又叹口气,摇摇头,小飞有点高了,打了个酒嗝「我不走,今天我不回了,任阿姨对我比我亲妈还好,我……我也舍不得离开您呀!」我笑着给我自己倒了一杯酒,「我不过还是你的任阿姨,你也还是你妈的儿子……」,「我是您的儿子,我好早就想叫您一声妈了,我怕您不要我这个不成才的儿子!」我见时机到了,把酒一饮而尽,「好,从今儿起,我要你这个儿子了……」小飞把自己的酒杯满上了,端着杯子,跪到我面前,来了句京剧台词:「谢- 谢- 妈- !」我叉开腿受他一拜,先干了一杯,大叫一声「好!」小飞也干了一杯,也要叫好,却吐了我一身,我兜着裙子去洗手间时,小飞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在洗手间脱下裙子,小飞吐在上面的东西粘粘的、热热的,刚吐在上面时就如一股热流直冲我的下阴,我把裙子放到水盆里,打开水龙头,小飞冲了进来,趴在马桶上又吐了。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捂住下阴,见小飞这样,不顾自己光着屁股,边给他拍背顺气,边心疼地说:「小心点,哎,都是我不好,不该让你喝成这样的。」小飞喘口气,「妈,水!」我赶紧用水杯接了口水给他。他又一屁股坐在地上,接过水杯漱口,第一口水吐到马桶里,第二口水又吐到我腿上,我气得一跺脚,「你干什么!?」小飞的左手直指到我的胯下,「你……你没穿裤子……」我笑着蹲下去问他:「妈没穿裤子是谁干的好事?」他眨眨眼,「儿子!」我又笑了,拉起他的手,「好了,起来洗个澡,别让妈老光着屁股。」他摇摇头,「你先洗吧!」「那你呢?」「我给您搓背!」「你也给你妈搓背吗?」
  他的眼光又聚焦到我的下阴,「没有,妈,你好多毛!」「你没长毛吗?」
  他伸手到自己胯下摸了一下,「没你的多!」我扶他站起来,给他脱掉裤子,我一见到他那宝贝,就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却一股热流从胸口直下到丹田,淫水就流了出来。

  我不由自主地夹紧了两腿。他的宝贝没雄起就有一匝长,一会雄起了……
  我忍住自己的冲动,把小飞扶到花洒下面,他仍是站不稳,我出去给他拿了把椅子,顺便把客厅的灯关了,把卧室的灯打开。我让小飞坐在椅子上,他坐下后就靠在我身上,我也没有介意,反正我也要洗了,就开始给他洗澡,小飞虽然只十七岁,却比我高出半个头,坐在椅子上,正好靠在我的胸口,而且很自然地左手就摸到我屁股上,右手摸他自己的鸡鸡。我洗好他的上半身,就让他站起来,我在给他的下体打肥皂时,小飞一下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嘴巴凑过来就要亲我,我的手正在给他已经翘起有一尺长的鸡鸡打肥皂,他猛地把我抱在怀中,他的鸡鸡就顶在我的小腹上了,肥皂滑落在地上。我侧过脸,让他狂吻我的脸庞,我在他耳边轻柔地说道:「小飞别急,等妈妈给你洗完澡,你就看妈妈洗澡,我们都洗干净利落了,上床妈妈让你亲个够,好不好?」小飞也在我耳边说:「真的?」
  我推开他,看着他的眼睛,「你不相信妈妈?」小飞又靠过来,双手绕到我背后,滑到屁股上轻柔地抚摸我的屁股,「不是不相信妈妈,是怕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也没有了,您还在督促我学习。」我把他的双手抱在我胸前,「傻孩子,你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了,来,听妈妈话,先洗澡!」小飞乖乖地让我给他洗完澡,但不肯出去,一定要看着我,「妈,让我看着你,不然我真地会以为在做梦!」。我叹口气,「好吧,就站在门口!」我心里高兴的很,在十七岁的少年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我又觉得下体的淫水在流了。我脱光衣服,不紧不慢地洗了个澡,刚擦完身子,小飞就冲过来抱住了我,我被他搂得有点透不过气了,才发现他已经把我抱到床边了。

  我拍拍他的头,「小坏蛋,把妈妈抱这儿来想干什么?」小飞顺势把头埋进我怀里,用自己的脸颊左右摩擦我的双乳,说到:「我想和妈妈睡觉!」我就往床上一靠,往里挪了挪,拍拍床,「好吧,那你就睡吧!」他在我身边躺下,「你呢?」「我看你睡呀,还给你打扇!」我顺手拿起葵扇给他打扇。小飞有点傻眼了,我心中暗笑,看他会有什么表现。他用力地摇摇头,想让自己清醒点,他看了我一眼,「妈妈,我给您打扇吧!」我把扇子递给他,顺手关了灯,「好吧,你打累了就不打了,我先睡了!」,我假装闭上眼,看看他会怎么办。
  小飞老老实实地给我打了会扇,天气其实不热,在黑暗中我听到小飞的呼吸急促起来,「妈,我想亲你,好不好?」我装出快睡着的呢喃:「嗯,亲吧!」
  小飞小心地靠到我身上,嘴唇吻到我的脸庞,手却不老实地摸到我的乳房上,还调皮地捏了捏乳头,我没理他,他就双手齐上,对我的双乳又摸又揉,我有点忍不住了,伸手下去握住他的大鸡巴,他紧张地往后缩了缩,但我仍握住了他的大鸡巴,说句大实话,他的鸡巴真不小,我有点紧张他一会儿兴奋起来我是否受不了。我在他的大鸡巴上亲柔的挠了几下,这宝贝竟然弹跳起来,我忍不住笑出声来,小飞问道:「妈,你笑什么?」我把他搂到怀里,问道:「小飞,你知道吗,并不是每个妈妈都这么让儿子摸的?」小飞点点头,手又摸到我的乳房上,我把他的手牵到我胯下,张开腿,把他的手夹在阴部。

  他动了一下,没有往回收,我稍稍松了一点,他就在我阴部摸来摸去了。一边摸一边问:「妈,这是阴唇吧?」我打开灯,小飞就趴到我腿上,仔细观赏起我的阴部了,我教他辨认女性阴部的各个细节部位,并鼓励他去摸、去扣、去闻、去舔,到小飞的舌头舔到我的阴唇里面时,我实在忍不住了,但我没有让他马上进入,我把他拉到身边,问道:「小飞,爱不爱妈妈?」「爱!」「亲亲妈妈!」小飞亲了亲我,「小飞,你知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他又把手伸到我的阴部抚摸起来,「妈,我知道我们这么做不对,我妈都不让我拥抱她,但我们不是血亲的母子,应该不算乱伦吧,何况我们是相爱的、自愿的?!」小飞一席话说得我有点害羞了,我闭上眼,揽他入怀,亲吻着小飞的脸颊,「小飞,妈妈爱你,不想你考上大学就不要我了,我们这么做没什么对不对的,但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就算是你的亲妈也不能让她知道!」「妈,我知道的,我长大了还要结婚生孩子,但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而且……」我用嘴唇堵住了小飞的嘴。

  在亲吻中,小飞自然而然地爬到我身上,滚烫粗长的鸡巴顶到我的小腹上,我在他的屁股上摸来摸去,小飞忍不住了,在我耳边问道:「妈妈,我想和你日好不好?」我在灯光下一下瞪大了眼睛,「日 」是我们的家乡话,就是性交、做爱。但没什么礼貌,有点象「我操你」或是「FUCKYOU」。我没想到小飞这么直接,小飞以为我没听清,可能也急不可待了,没有再问我是否同意,滚烫粗长的大鸡巴就直接往我阴户冲去,我夹紧双腿,但我黑亮卷曲的阴毛本没擦干,而淫水也早就四溢,他的大鸡巴一下就到了阴唇边上,我强忍住没配合他进入,双手捧住他的下巴,问道「小飞,你说什么?」小飞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停下向我顶入的动作,抽出大鸡巴,有点噢 ,我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小飞,日是粗话,不好听,想和妈妈做爱,就要先说妈妈我爱你,我们做爱吧,这样的。」
  小飞笑了,很纯真的笑了,没一点淫猥地笑了,我也笑了,有一点羞涩地笑了,小飞右手绕到我的脖子后面,抱住我,左手摸到我的右乳,「妈妈,我爱你,你教我做爱吧?」我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小飞是个小坏蛋!」但却牵引着他的大鸡巴进入到我体内,他的龟头刚突破我的小阴唇时,我的淫水又一次冲出,小飞也感觉到了,他停顿了一下,我的手在他屁股上一按,他的大鸡巴就全线突破了,我的阴道、我的阴唇、我的屁眼、我的乳房、我的全身都感到了小飞的活力、小飞的粗壮、小飞的冲击,我可以感觉到我久旱逢甘霖的阴道的颤抖,我紧闭双眼,享受小飞每一次抽插带给我的冲击和快感,在小飞反复地抽插中,冬眠了的欲望复苏了,我想骑到小飞身上去,想尽情地发泄满怀的春情,我想用双腿夹紧小飞的腰腿,用阴道夹紧小飞的鸡巴,象策马飞奔一样,在小飞的身体上放纵我久禁的欲望,让双乳在小飞的眼前腾起一片雪白的浪花。

  但我没有翻身而起,尽管小飞单一而且越来越猛烈的抽插已经成为一种折磨,我仍在小飞身下微笑,只是在小飞动作的间隙调整一下自己的腰胯,让小飞能尽情地日我!因为我听说如果童男的第一次很重要,关系到他以后的性能力,女人是可以训练他的,就是在童男第一次做爱时尽量延长他的性交时间,而在他射精后,不要让他的阴茎完全地软缩出你的阴道,在半软半硬的时候让他的阴茎在你的阴道里完全雄起,并完成第二次射精,那么,这个童男的性能力就得到一次很好的锻炼,反复这种训练越多越好。

  小飞的动作有点异样,虽然我有好久没有做爱了,但这种变化我还能感觉出来,我拍拍小飞的屁股,在他耳边轻柔地说道:「小飞,停一下,停一下!」小飞停下了,我可以感到他的大鸡巴在我阴道里的跳动,小飞以为有什么事,关切地问道:「妈妈,什么事,是不是弄疼你了?」我在他脸上吻了一下,「有一点痛,不,不用出来,小飞,你知道妈妈有多爱你吗?」

  我在他屁股上按了按,他乖乖地停留在我体内,「知道,妈,你是我的好妈妈,不是所有的妈妈都和儿子日 的!」我听了又在他屁股上用力揪了一下,「这么又说脏话!」小飞一扭屁股,大鸡巴从我的阴道里甩脱出来,小飞索性跪起身,在我两腿间用他的大鸡巴抽打我的阴部,我用手捂住阴部不让他这么玩,他嘟起嘴,「我们是在日 嘛!」「但你不要老是说日 日 的呀!」他笑起来,「你也说日了!」我摇摇头,「算了,要日就日吧!」我放开手,小飞马上扑上来,把大鸡巴再一次捅进我的里。

  原来男人日 是不用教的,小飞这次很轻缓地进入,我可以感觉到他每一寸的挺进,他一边往我体内进军,一边在我耳边亲热地叫我妈妈,我不由自主地随着他亲柔的呼唤,夹紧我的双腿,紧缩我阴道的括约肌,我简直快疯了,小飞的动作就是《玉女心经》上讲的「九浅一深」之法,大龟头在我的阴道口轻快的抽插几次以后,来一次稳重的深入,我的淫水越流越多,小飞在我 里进进出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我的双腿在他臀后越夹越紧。

  他吼叫了一声,我知道这次是管不住了,赶紧用尽全身的力气去迎接小飞的第一次喷射,果然不出所料,小飞全身象拉满的弓,他的大鸡巴就象弦上的箭,我刚一夹紧一放松,再一夹紧时,小飞浓稠的初精就喷射出来,我可以感觉到精液击中我的阴道后壁的冲击力,我积蓄了三年的爱液也尽情的喷洒出来,我和小飞的身体接合部位充满了粘稠的、骚香的混合液,顺着小飞的大鸡巴流到他的阴,顺着我的会阴流到屁股沟里。

  小飞和我同时嘘出一口长气,我俩相视会心的一笑,来了个舌送丁香的深吻,小飞的大鸡巴在我体内做了两次小的弹跳,我因应他的弹跳做了夹紧,小飞就想退出了,我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别出来,小乖乖。」我伸手下去在他阴茎根部捏了捏,「就让小弟弟呆在里面吧,一会妈妈让他再硬起来,我们就可以再做一次了!」小飞顶了顶,「妈妈,我没软呀,倒是您的小妹妹好象没刚才那么紧了!」一边说一边抽插了两次,我吻吻他的下巴,「傻儿子,妈妈那儿当然没小姑娘那么紧,但也决没有让你弄弄就松了的道理。」我边说边用力夹夹他,「妈妈被你弄得流了好多水,你又在妈妈那儿射了精,你去摸摸那儿有多少东西就知道妈妈紧不紧了。」小飞轻轻地翘起屁股,他那又粗又长的宝贝慢慢的往外滑,直到我的大阴唇勉强含住他的大龟头。

  这时我阴道里的混合液便顺着他大龟头没堵住的缝隙,流了出来,小飞的手到之处,满是腥骚浓香的爱液,小飞在我的大阴唇和屁股沟摸了摸,手指头就滑到我屁眼了,我自然而然地夹紧,小飞也顺势往里一扣,「哇塞!」我忍不住轻叫了一声,小飞的半截手指头抠进了我的小屁眼,我的小屁眼可是如假包换的处女地,小飞听到我的轻叫,停下往里深入的动作,但也没有退出,我的小屁眼在他的手指上轻轻地「咬」了两口,小飞惊喜地瞪大眼睛,「妈妈,好好玩!」我抿嘴笑了笑「轻轻地,妈妈的小屁眼还没人玩过呢!」,小飞已经有点软缩的大鸡巴,在他的手指进出我的屁眼时,飞快地再度雄起,而且给我来了个前后夹攻。
  小飞的大鸡巴在我前面的眼里抽插,他的手指在我后面的眼里抽插,我可真没有这么享受过,小飞才抽插了不到一百下,我就丢了,在我的呻吟声中,淫水四溢,我触到凉席的两瓣屁股都可以感到混合爱液的粘绸了,小飞却越插越有劲,我在昏迷中被他的怒吼声惊醒,他的左手按在我的右胯,右手抱着我的肩膀,我的阴道涨得难受,还有点撕裂的疼痛,我也忍不住叫出声来,我刚叫出声,小飞就射了,我没感觉到他射出的力度,但感觉到他的大鸡巴似乎比刚才还粗了,而且阴道那儿的撕裂感是一种真实的疼痛了,我强忍着等小飞从我阴道里退出,但小飞却仍在坚持,我在小飞耳边喘息着说道:「小心肝,出来吧,妈妈受不了了!」
  小飞听话地把大鸡巴从我阴道里抽了出来,翻身倒在我身边。我忍住阴部的疼痛,起身到洗手间去了,我撒了泡尿,撕了点纸巾在那儿擦拭了一下,拿到眼前一看,上面真有血迹,我叹了口气,打开水龙头冲洗自己的下体,然后拧了个毛巾去给小飞擦擦,回到床边,小飞起身说「妈妈,床上好多我们的爱液。」我笑了笑「来,小心肝,妈妈给你擦一下,」小飞挺起身,跪在床边,我把他软缩到一匝长的鸡巴擦了擦,顺手把床上的爱液擦干净,在我趴到床上擦的时候,小飞摸着我的大屁股,「妈妈,我来吧!」我擦干净床上的爱液后,把毛巾递给他「拿到洗手间去吧,啊- 妈妈真的累了!」小飞到洗手间撒了一泡尿,我听着水声觉得有力得很,不禁苦笑,没想到年轻人这么猛,第一次就把一个老 给日破了皮。

  我轻轻摸摸阴道口,又吐了点口水涂在那儿,找了条短裤穿上,就倒在床上准备睡觉了,小飞回到床上,见我穿了裤子,就要给我扒下来,我也无力和他纠缠了,只说了句「小飞,妈妈真得累了,要睡觉了,你要亲要摸都轻点,不许再日妈妈了,好不好?」小飞搂着我,把鸡巴搭在我的大腿上,一只手捂住我的乳房,「好妈妈,您睡吧,我也要睡了,晚安!」我的记忆完全恢复了,任阿姨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小闹钟,「九点多了,快起床吧!」我抱住任阿姨的腰胯,「妈妈,今天又不上班,急啥?」任阿姨摇摇头,「是哦,我们都在放大假呢,不行,我要去洗手间!」我在任阿姨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我也去!」「是哦,我们都在放大假呢,不行,我要去洗手间!」我在任阿姨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我也去!」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459669901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