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妻子的恋爱-隔壁的老王】(2.7-2.8)【作者:LOVEOLDJ】
【妻子的恋爱-隔壁的老王】(2.7-2.8)【作者:LOVEOLDJ】
字数:110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意外

  一个半月后,芳芳的行动轨迹毫无疑点,公司,时不时的在中午回家做饭,晚上,回家,没有一丝半缕的问题,行动轨迹显示着,芳芳仍然是我最爱的那个芳芳。

  终于还是出事了。

  那天周日,偷得浮生半日闲,我难得的得到了休息的机会,睡到十点,芳芳对我说道。

  老公,今天你难得休息,我们去超市吧,家里东西不多了。

  好啊,走,说走就走。

  刚出门,楼上老王走了下来。

  呦,小俩口出去啊,王伯爽朗的笑说,实话实说,王伯这个人连我都觉得不可能和芳芳有什么,身体硬朗,为人豪爽,乐于助人,又学识渊博。

  我们去超市去,王叔,芳芳笑着说道。

  呦,那不巧了吗,我也去超市,走,一起。老王继续道。

  好啊,走,一起,芳芳高兴的说道。

  坐我车吧,我接口道。

  没事,那么点路,走着去吧,路上还能唠唠咳,你们年轻人啊,要多运动运动,别老是开车,走,跟着王叔一起走过去。

  刚出小区,准备着过红绿灯,芳芳和王叔在前面走着,有说有笑,我紧跟在他们身后。

  小心,就听我前面的王叔一声大吼,只见他一手推开芳芳,碰……

  一辆轿车撞上了王伯,王伯被装出好几米远,躺在地上,脚上都是鲜红的血迹,一动不动。

  啊……王叔,我和芳芳同时大喊一声,跑到王伯的身旁查看起来,万幸,王叔意识还算清醒。

  哎呦……哎呦……哎呦,疼死我了,哪个不长眼的,这样开车,哎呦……王伯不停的呻吟着。

  感觉送医院那,路边围观的行人提醒着我们。

  医院,大夫紧急为王伯抢救,手术,输血。

  几小时后,看着从麻药中慢慢清醒过来的王叔,我和芳芳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万幸,真是万幸。

  手术大夫来到王叔跟前,询问道,他们是你的家属吗。

  邻居,好邻居,远亲不如近邻嘛,王伯还是一贯的乐天,如此情形还不忘开玩笑。

  哦,差了一厘米啊,真是万幸,大夫继续道。

  差了一厘米就要压迫脊椎神经了,那样就危险了,可能下半身瘫痪。

  瘫痪,我立刻紧张的问道。

  现在没事,没事,没压着,就是骨折了,就是得躺床上休息一个月,三个月后就能恢复正常了。

  哦哦哦,那就好,我说道。

  不过,医生话风一转。

  不过什么,芳芳接口道。

  不过还是淤血还是压迫堵塞了一根神经,叫体神经系统。

  什么系统,王伯讯问道。

  体神经系统,大夫重复道。

  那玩意有什么用,王伯继续问道。

  这体神经系统呢属于中枢神经的旁支,平时没用,就是在夫妻同房的时候才用的到,简单来说,体神经系统是不受大脑控制的,就像男性生殖器官并不受大脑控制一样,大脑不能让生殖器勃起。

  这跟体神经系统是低端神经系统,它只受视觉,味觉,听见,感觉来控制,不过我看老先生岁数也大了,所以我说这神经压迫着没事。

  王伯听到这之后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转而又笑了起来,笑得很勉强。

  就是说阳痿了呗,哎。还好,老伴走的早,那玩意除了撒尿也没其他用了,不用更好,哈哈哈,王伯继续自嘲道,声音中透着一丝苦涩。

  哈哈哈,你个老头,现在就算你和芳芳真出轨我也不用担心了,我心中邪恶的想到,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那能治的好吗大夫,芳芳询问道。

  这个就说不准了,其实这个病要治就是不断给他刺激,让血管张力恢复,这样才能疏通淤血,不过老先生的爱人已经去世了,也没人能给他刺激了,医生摇头道。

  没事没事,人没走就是万幸,你们小俩口回去吧,别留着了,耽误旁边病人休息就不好了,回去吧回去吧。王伯乐观的说道。

  大夫,你们给王伯转到独立特许病房吧,我出钱,当即我说道。

  不用,真不用晓岚,没事。

  王伯,您就别推辞了,您救了芳芳,这点事算什么,我继续说道。

  当晚,我和芳芳两人配置王伯在医院待了一晚。

  在我和芳芳两人轮流的照看下,一个月时间过去的很快,王伯出院了,大夫交代,回家后必须床上躺两个月,才能下地走动。

  当即我决定继续帮王伯安排两个月的住家护工,与我们小俩口一起伺候照顾王伯的日常起居,但是倔强的老头执意不要。

  芳芳想着我们楼上楼下,有什么情况马上就可以照应,也就答应了。

  当天夜里,睡得很香的我们被芳芳的手机声叫醒,迷迷糊糊中就听芳芳说道:
  王叔,什么,摔跤了,好好好,我马上上来。

  说罢我就听见边上起身,开门的声音。

  王伯摔跤了,我也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我要上去看看,想着,我穿好衣服,迟于芳芳几分钟后也来到楼上。

  门没关,一楼没人,我迈步上楼梯时就听见楼上在说着话:

  王伯,让您叫个护工,你怎么就不听呢,你看,现在摔了吧,芳芳焦急的道。
  我朝上一看,惊呆了。

  王伯摔倒在地上,一手撑着地,努力起身,芳芳呢,在边上扶着王伯拉他起来,但是,芳芳现在的穿着实在是……芳芳平时的习惯就是洗完澡后将内衣裤都脱下,直接穿一件连体的睡衣睡觉的,好巧不巧,今天芳芳穿了一件吊带连体睡衣,太着急的关系,芳芳忘记把内衣裤穿上再上楼了。

  此时的芳芳蹲在地上,我站在楼梯上可以一眼就看到芳芳下蹲后裙子中露出的小穴和逼毛,王伯由于摔倒在地,头部正好正对芳芳的胯下,可以比我更清晰的看到芳芳的小穴,而上半身呢,由于芳芳急于用力拉起老王,向上的作用力,使得原先就已经在肩膀边缘的吊带,慢慢滑落了下来,半个奶子大大咧咧的对着王伯露了出来,上下抖动,好似对着老王不停的点头打招呼。

  王伯肯定看到这一个情形了,他惊呆了,脸刷一下就红了,几秒钟后,芳芳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啊……芳芳叫了起来,马上松开拉着王伯的手,起身就拉起肩带,整理着自己的睡衣,王伯呢,由于失去了芳芳的搀扶,也扑通一声又摔倒在了地上。

  芳芳见状又马上扶起王伯,对不起对不起,王伯。芳芳不停道歉道。

  没关系没关系,老头子我自己身子骨不行了。

  芳芳扶起老王坐到了椅子上,这时又想起了刚才的走光,芳芳脸色通红,半响不吱声。

  老王呢,也由于刚才的视觉盛宴,老脸通红。

  半响,王伯可能想到了什么,看了看自己的裤裆,重重的叹了口气。

  芳芳注意到了这声叹息,聪明的芳芳已经知道个中含义,王伯的意思是已经看到奶子和小穴了,鸡巴还是没有反应。

  芳芳愧疚了,王伯,是我害了你,芳芳说道。

  海……你个小妮子,和你有什么关系,车子本是我们俩一起要撞的,现在只撞到我,我俩是赚到了,对吧,闺女,王伯恢复了乐天的性格说道。

  王伯你怎么了,我缓缓走上楼说道。

  王伯摔跤了,老公,芳芳说道。

  要不要紧,我来看看,说着我拿起王伯的腿开始检查着。

  没事没事,你俩回去睡觉吧,我一个人可以的,没事。

  要不还是请个护工吧,我又提议道。

  不要,还没等王伯说话,芳芳就说了,王伯是因为救我才被撞的,我过意不去,护工也照顾不好,我来照顾王伯,芳芳此时坚定的说道。

  王伯晓岚你们别不要说了,我决定了,芳芳继续打断我们的说话道。

  那王伯晚上这样怎么办呢,没有护工,晚上怎么照顾,我又接着道。

  我睡这,芳芳坚定道。

  王伯睡大床,我在旁打个地铺就行。

  这他妈叫什么事啊,我心想道。

  这两个月我就睡这里,晓岚你就自己睡家里吧,等王伯好了,我再回来,芳芳道。

  这怎么行,我如花似玉的老婆天天晚上陪着一老头睡一间房里,而我呢,什么都看不到,虽说这老头已经阳痿了,但是……不行,我得想办法。

  第二天夜里,早早吃完饭后,芳芳就上楼陪王伯去了,焦虑的心情急得我想热锅上的蚂蚁,我从芳芳一出门就打开了手机窃听程序,而人不自禁的来到了对面楼房,打开高倍望远镜,密切注意着房间中的一举一动。

  体贴入微的照顾。就像女儿尽心伺候自己的老父亲一样,也像妻子照顾卧病在床的丈夫一样。

  我无聊的躺在床上打发着时间,等待着睡意的来临。

  这时手机里传来了老王的声音。

  芳芳芳芳……

  对面灯亮了起来,怎么了王伯。

  高倍望远镜可以如实看清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嗯……嗯……王伯支支吾吾着。

  我想小便,老脸通红。

  海……您岁数比我爸都大了,还害羞真是,说着,芳芳起身拉起王伯朝着洗手间方向走去。

  洗手间不在望远镜的监视范围内,我只能从手机窃听程序分析着他们的动向。
  芳芳,你把我手放下,你出去吧,我尿尿了,老王说道。

  哦。

  啊……一阵凌乱。

  哎呀,王伯,你腿现在不能动,一放手就要摔倒,你不要逞强了,芳芳的声音再度传来。

  那你拉着我的手,我怎么尿尿嘛,真是,老王应该也有点负气了。

  我帮你,芳芳道。

  哎呀,芳芳你干什么啊。哎呀……真是……嘘……嘘……嘘……

  良久,老王和芳芳出现在了镜头里,依旧是老脸通红,而芳芳呢,则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快去洗洗手吧,那里脏,老王说道。

  什么,难道是芳芳握着老王的鸡巴尿尿的吗,我想到。

  真没用,真没用,我真没用,老王不停的捶打着自己的大腿。

  没事的王叔,两个月就好了,很快的,芳芳俯身在老王腿上,温柔的看着老王的眼睛说道,两个月就能走路了。

  老王的眼睛又看到了芳芳睡衣里的乳沟,还会好吗,老王叹息道。

  芳芳注意到了老王的眼神,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脸刷一下又红了。

  良久无语,芳芳坚定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我帮你。

            第七章:治疗阳痿的天使

  接下去的几天手机定位程序显示,芳芳还是每天上午上班报个道后就会回道老王那里照顾老王,下午去一下公司后就又回到家中,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这个老头,我们见面的机会渐少,而从有限几次见面中,我可以看到芳芳也不停的看着电脑,下载着什么查着资料。

  快临近过年了,中国人过年讲究团圆,在外忙碌的蝼蚁们都要回到自己的家乡,有钱没钱都要过年,而我,每年过年是我最忙碌的时候,忙着收款,以便让我手下那些兄弟都能过上一个安心年。

  这一天,在顺利的完成工作后,我看了下手机,才十点,芳芳就从汪姐那里出发上地铁了,一定又是回家照顾老王了。

  我想着今天也没什么事了,就开车回到了家中,早早的等在望远镜前看着对面的动向。

  客厅里,老王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想着心事。

  门打开了,芳芳自己配了老王家的钥匙,芳芳回来了。

  当芳芳回来一刹那,老王的情绪上来了,他高兴的说道,回来啦闺女。
  是啊,王叔,我早点回来陪你。

  今天吃什么菜啊,老王继续问道。

  今天吃外卖,中午的时候我会叫外卖的,芳芳继续接道。

  哦,那你那么早回来干吗呀,工作要紧,不用一直陪我这老头子的,老王继续道。

  芳芳迟疑了一下,说道:

  今天开始,我要帮你恢复。

  我恢复的不是很好吗,老王纳闷道。

  芳芳不语,低头拿着电脑,接到电视机上,坐到了老王身边的沙发上,我们看会电视,王叔,芳芳低声细语道。

  哦……哦……你这小妮子又搞什么鬼。

  电视打开了,声音很响,足够我听的清清楚楚。

  嗯,亚美蝶……亚美蝶……

  卧槽,毛片……

  我差点惊掉了下巴。

  关了关了,闺女快关了,让人看着我这老脸往哪搁呀,真是。老王红着脸怒道。

  王叔,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是我们夫妻把你害成今天这样的,芳芳哭了,哭着说道,让我帮你吧,让我帮你恢复起来。

  什么啊,老婆你这就有点小题大做了,被车撞一下而已,又不是我让人撞得,他救了你是他对,但是也没必要说什么我们害了他吧,我心想。

  哎呀,说了和你们没关系了闺女,你是个好人,大爷心里知道,没事的,老伴也死了,关了关了,老王继续道。

  王叔你就听我的吧,我帮你,你别动,说着芳芳居然慢慢起身脱下了王伯的裤子。

  干嘛呀,闺女,你干嘛呀……王伯急道。

  王叔,最近我看了很多这方面的资料,你这个性功能障碍是由于车祸造成了血管压迫,只要不停的给予刺激,是有恢复的先例的,芳芳说道。

  是吗,能恢复吗,老王听到有机会重振雄风,也开始不阻拦芳芳了。

  能的,一定能的,我看资料说,只要从各方面给予生殖器刺激,芳芳害羞的继续道,视觉上的,触觉上的,感觉上的,全方位的刺激,是有机会的。

  长久的沉默,望远镜里只剩下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两个人对着电视看毛片,老王开始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芳芳则目不转睛的看着老王的鸡巴。

  日本的,欧美的,人妻类,羞耻类,群交类,调教类,只要是想的出的,芳芳都下载了,芳芳你真是太伟大了,我去,这他妈是什么事啊,我心想到。
  老王的眼睛一刻不离的看着毛片,呼吸早已经急促,芳芳的眼神一刻不离的盯着老王的鸡巴,就像一个最纯洁的天使,治疗阳痿的天使。

  两个多小时,播放结束了,老王失望的说道,你看,没用。以后不要看了。
  谁说没用,芳芳接话道。

  刚才你看的时候,我一直盯着你那里,说着芳芳指了下老王的鸡巴,王叔你在看到,调教,羞耻,和群交的时候,你那里明显抖动过几下的,我看到了,芳芳坚定的说道。

  只要坚持,只要我们坚持一定能行的,芳芳继续道,并重重的点了下头,鼓励的眼神看着老王。

  哎,你这丫头,为我这老头付出那么多,不值得,老王叹息道。

  是我们欠你的,芳芳坚持道,我今天这样是帮您检测,检测什么类型对您最有帮助,接下去几天我会慢慢开始帮你恢复,相信我,只要持之以恒,一定会成功的。

  哎……你这个丫头,老头默然了,苍老的脸上流下了泪水。

  我要好好和芳芳谈一下,这样下去事情将发展到不受控制的地步。我想到。
  晚上,找了个机会将芳芳拉到了楼下,我想着和芳芳好好的聊一聊。

  芳芳,你看王叔恢复的也不错,要不我们还是给他请个护工吧,这样你我都轻松很多,我说道。

  不要,我就要自己照顾王叔,芳芳坚持道。

  没必要吧,王叔虽说也算是为你受的伤,不过王叔当时和你走一块啊,你不在他也会被撞的,用不着那么上纲上线吧,我不耐烦的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太没良心了,芳芳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大声对我吼道。
  你走,你走,我不要看到你,芳芳继续吼道。

  怎么了嘛,芳芳,我看到这样,上前搂着芳芳说道。

  也许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芳芳平静了一点。

  你不要说了,我决定了,我来照顾王伯,你不想照顾的话你自己照顾你自己,我先上去了,说着,芳芳丢下我后上了楼,留下我一个人在空气中暗自神伤。
  芳芳和老王就在不停的看毛片中度过了几天。

  那天,我出差去了次青岛,赶回来的高铁上,我看到定位程序芳芳,已经在老王家里了,我赶忙打开监听程序。

  闺女啊,你不要放了,看了好几天了,也没什么用,算了吧,真恢复了又能有什么用呢,我老伴都走了,别忙活了,做饭吃饭吧,都吃了几天外卖了,老王的声音传来。

  王叔,有用的,你看片子的时候,我一直在注意你那里,你是有抖动情况的,只要努力,一定会行的,不行,加大刺激力度吧,芳芳说道。

  高铁上4G信号不稳定,时断时续,我隐约听到这段对话后。

  干嘛呀,闺女,干嘛呀,哎呀,干嘛呀闺女,你不要啊……

  发生了什么?

  王叔,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和晓岚对不起你,这是我的赎罪。芳芳的声音传来。

  干嘛呀,你们也没对不起我呀,老王说道,你不要这样闺女,干嘛呀,老王激动的道。

  声音断了,信号没了,我不停的刷新App,不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心急如焚。

  赶到家已经一小时以后了,我拿起望远镜,打窃听器,眼前的一幕让我大惊失色。

  眼前的老王仍然坐在沙发上,情绪激动的大声吼叫着,眼前的芳芳赤裸着身体,浑身赤裸,哭成个泪人似的站在老王面前,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走,你走,你以后不要进我家门,你给我走,老王激动的吼叫道。

  对不起,对不起王叔,对不起,让我赎罪吧,给我一次机会,说着芳芳扑到了老王大腿上哭泣着,远处望远镜中看着就像芳芳在为老王口交一样。

  走吧,老王少许冷静了一点,我不想见到你们所有人。老王说道

  芳芳木然的穿好衣服,回到了自己家中,俯在餐桌上不停的哭泣着。

  究竟是怎么了?芳芳一定要给老王治病,甚至脱光衣服勾引老王,而老王正义感爆棚,严厉的拒绝了芳芳的勾引?我心想道,那也太滑稽了,哈哈哈,那样也好,以后你个老头少和我老婆来往了可以。

  晚上,我难得高兴的为芳芳做了顿好菜,并不时的说着笑话逗着芳芳。
  一声不吭。

  芳芳默默的将老王那份打包,上楼,敲门,门没开,放在门外,下楼,上床,睡觉。

  第二天如此,第三天如此。

  芳芳默默的每天如此送着饭菜,看着老王家门口的饭菜越堆越高。

  终于,到了半个月后,饭菜消失了,老王拿走了芳芳的饭菜,芳芳高兴的敲着老王的门,还是不开门。

  芳芳回来了,并没有失望,眼神中甚至有一点快要打动老王的喜色,这算什么?

  继续送饭,第一天如此,第二天如此。

  每天老王家门口的饭菜都会消失,留下的是一个空空的饭盒。

  终于,又过了半个月,在芳芳送饭后继续敲门的时候,门开了,老王颓废的表情出现在了芳芳的眼前。

  王叔,芳芳道。

  进来吧,闺女。老王无力的说道。

  沙发上,两个人,沉默。

  王叔,对不起,芳芳默默的说着。

  哎……长久一声叹息袭来,都是冤孽啊,老王续道。

  当晚,芳芳又住到了老王的家中,也将我慢慢推向绝路。

             第八章:疗程(一)

  过年了,除夕,万家灯火。

  独自一人吃完年夜饭,现在的状态已经有所转变,芳芳不在为老王打包饭盒,而是为我,我这个正牌老公打包饭盒,过年大家都休假了,芳芳现在24小时贴身伺候着老王,美其名曰是最后的冲刺照顾,还有一个月老王就能下地了,芳芳说一定要把老王伺候好,不能有闪失。

  而我呢,就这样吃了顿打包的年夜饭,也是我吃的最后一顿芳芳做的年夜饭。
  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电视机里传来无聊又说了许多年的话。

  我呢,也开始慢慢麻木,自从芳芳上次脱衣服后,芳芳也再没有提起为老王治疗的事,我看的出,他们两人心中有根刺,一根我不知道原因的刺。

  好几天没有观察芳芳他们了,我心想,无聊的春晚继续刺激着我的神经。
  出去走走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蝼蚁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漫无目的的我来到了对面楼房,为什么要来这呢,今晚注定会发生什么吗?

  望远镜里对面漆黑一片,看来王叔和芳芳也受不了春晚的无聊,早早的睡觉了。

  干嘛呀,干嘛呀,闺女,你这又是干嘛呀,手机里传来王叔惊恐的呼喊。怎么了?

  灯打开了,老王开的灯,老王开完灯后僵在了那里,而望远镜前的我也定住了。

  芳芳,我美丽的妻子,此时此刻,正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老王胯下,老王的裤子已经被芳芳脱到了膝盖下,芳芳正像个妓女一样,吮吸着老王的龟头,疲软的龟头。

  你干嘛呀,闺女,快走开,这样不行,太丢人了,快下去。老王急声说道。
  芳芳起身,她穿了套情趣内衣,一体式设计,紧身,将芳芳曼妙的身姿凸显的凹凸有致,只是,情趣内衣里并没有任何内衣裤,大奶子被紧紧的勒在胸前,而小穴的位置,则被人为的剪开了一个洞。

  王叔,上次看毛片的时候,我发现你看调教类的片子,你那里会很明显的动几下,今天开始我们加大刺激力度,说着,芳芳妩媚的一笑。

  手指开始缓缓摸着自己的骚穴,并不是发出淫荡的呻吟,刺激着王伯的神经。
  闺女,不要,王伯一边说话,但是眼神已经被芳芳深深吸引。

  王叔,哦不对,是主人,奴婢错了,奴婢刚才睡觉的时候想老公了,奴婢的骚逼是主人一个人的,不能被老公玩,求主人惩罚我吧。芳芳继续娇喘道。
  说这话,芳芳不时的用舌头一下一下逗着老王的龟头,看看有没有反应,没有,完全没有。

  王伯,虽然无法勃起,但是,感觉还住,只见他表情非常复杂,一会内心的道德感让他非常想要结束这场游戏,有一会,口交带来的爽快感,又让他期待着继续,继续下去,最好能够让自己的老鸡巴恢复生机。

  芳芳口交了一会见到老王并没有反应,但是她一点没有气馁,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刺激,刺激,给予王伯最享受的刺激,助他重振雄风,她引导着王伯不时的变换着姿势体态。

  只见她款款站起,扶着王伯来到摇椅上,而此时的我,惊呆了,为什么,为什么芳芳你要这样。

  王伯既害羞,同时又非常期待芳芳下一步的行动。

  芳芳伺候着王伯坐好,慢慢伺候着王伯脱下了衣服,并打开了毛片,王伯神情已经没有了道德上的羞耻感,只有期待,只有兴奋。

  王叔,你好厉害,芳芳说道,用声音刺激着王伯。

  两条赤裸裸的身躯。

  芳芳跪在了地上,一口将王伯的鸡巴含在了口中,吹,吮,吸,各个方向,各个角度,双手则举起,不停挑逗着老王的乳头。

  结婚到现在,我的妻子,芳芳,每一个男人都享受过他的樱桃小嘴,除了我,除了我这个绿毛龟没有,为什么,芳芳你这是为什么,我的手用力的敲在墙上。
  芳芳并没有停止进攻,她见到口交不起作用,慢慢的转身,将自己的屁股对着王伯,慢慢摇晃起来,像条求欢的母狗,她将王伯的双手放到了自己的双乳上,抚摸,揉捏。

  啊,舒服,好大,闺女,你奶子好大,王伯开始与芳芳互动了。

  芳芳见状,像是得到赞扬一样,眼神迷离,慢慢蹲下自己的屁股,用穴口嘶磨着王伯的鸡巴,王叔,舒服,给我,王叔。芳芳回应着王伯的互动。

  骚水出来了,顺着王伯的腿,慢慢往下滴,晶莹剔透,是芳芳的,还是王伯的,不得而知。

  慢点,闺女,慢点,王伯鸡巴涨死了,舒服死了,王伯开始喊叫起来。
  起作用了???

  芳芳听到后,马上转身,期待的看着王伯的鸡巴,但是,并没有勃起。
  胀死了,胀死了鸡巴,有东西要出来了,王伯继续喊道。

  芳芳见状,跪下一口又将王伯的老鸡吧含在了嘴里,上下耸动。

  闺女使不得,使不得呀,闺女,是尿啊,王伯继续喊道。

  听到王伯的声音后,芳芳明显犹豫了一下,刚想起身,来不及了。

  王伯一声大吼,嘘……嘘……嘘……尿出来了。

  王伯急忙甩动身体躲避着,但是,大部分的尿水都射向了芳芳的脸,胸口,身体。

  尿完了,没有精液。

  闺女,快去洗澡,脏,太脏了。

  芳芳看到后,并没有立刻起身,只见她仍然含情脉脉的看着王伯说道。
  王叔,没事的,有东西出来说明血管堵塞不严重,今天不行,明天,明天不行,后天,我一定会帮你恢复过来的,放心。

  王伯老泪纵横,造孽啊,闺女,造孽啊,我这是作的什么孽啊。

  芳芳轻拭着王伯的泪水,王伯,这是我欠你的,我还给你,说着,扶着王伯一起走进了洗手间。

  望远镜中的两个赤条条的肉体消失了。

  只听到芳芳打开水龙头的声音

  来,王叔,一起洗个澡吧,我帮你擦一下。

  良久,他们出来了,芳芳扶着王伯躺在了床上,全身赤裸,芳芳并没有离开床回到地铺,只见她慢慢的手枕着王伯的肩膀,说道

  王伯,你一定要有信心,会好的,一定会好的,芳芳坚定的说道。

  王伯继续不语,只是脸红害羞的躲避着芳芳的目光。

  芳芳见到后,调笑起王伯来。

  讨厌,还害羞,让你害羞个够,今天我就不睡地上了,睡地上太凉了,从今天开始,我和你睡,说罢,灯暗了。

  芳芳,为什么要这样,我心里呐喊道,为什么,我们不欠他的,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你爱上他了吗,为什么?

  一夜无眠。

  阳光照射进来了,我睁着血红的眼睛仍然注视着对面楼,他们还在睡觉,就像两个情侣一夜激战后的疲惫。

  老王先醒了,他看到了芳芳赤裸的肉体,苦笑,轻轻为芳芳盖上被子,穿衣。
  芳芳醒了,看到老王为自己盖得被子,芳芳笑了,是幸福的笑容。

  快穿上衣服吧,闺女,着凉了,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不好,过会晓岚还得过来拜年呢,被他看到就更不好,老王还惦记着我。

  讨厌,芳芳娇羞道,你玩了他的老婆,现在还担心起他来了,芳芳继续刺激着王伯。

  怎么样,王伯,别人家老婆伺候你,你刺激吗,芳芳笑着道。

  你个闺女,哪来那么多心眼,王伯释然了,开始与芳芳笑着说道。

  走到王伯家门口,像他说的,我要去拜年,良久,驻足在门口,迟迟不敢敲门。

  王伯,新年好,我终于还是进来了,睡得好吗,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问出这句话。

  新年好,晓岚,睡得很好,香着呢,王伯爽朗的笑道。

  芳芳呢,我问道。

  闺女在包饺子呢。

  厨房,我轻轻的喊道,芳芳。

  嗯,你来了啊,马上可以吃饭了,芳芳头也不转的说道。

  好陌生,好陌生的女人。

  饺子很好吃,但是我无法下咽,看着芳芳和王伯并肩坐着,一个一个的夹着饺子,我的心好痛。

  下午,我和芳芳出来买点年货,一路上,我不开口芳芳也就沉默的对着我,良久,我说道:

  老婆,过完年后我们走吧?

  走?走哪去,芳芳问道。

  我们去上海,我们去那里发展,我下定决心的说道。

  芳芳一瞬间呆住了,若有所思,我知道她在很认真的考虑我这个问题。
  嘿嘿,她笑了起来,你舍得吗,你舍得现在的一切吗,芳芳轻描淡写的说道。
  舍得,舍得,我舍得,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们一起去上海,我们生孩子,我们好好过完下半生。我相似看到希望一样,急切的说。

  芳芳的眼眶红了,湿润了,看的出她心动了。

  过段时间再说吧,芳芳拒绝了我。继续着她的冷漠。

  整个过年就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伤心,绝望。

  芳芳也许知道王伯老了,并没有每天每晚的为他治疗,芳芳只会在某种特定的时候,开启她的治疗计划,这种特定的时机我非常熟悉,以前的我也经历过,就是眼神,双方充满爱意的眼神,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我的芳芳回不来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